419 祸福所依

小说: 无法之法 作者: 风扇老爷 更新时间:2019-06-27 12:54:31 字数:4277 阅读进度:420/547

眼见鬼火即将完全消散于这片天地的时候,罗天突然间开口问道,他的声音引得其他陷入沉思之人的注意,也让那即将消散的鬼火保持着最后一丁点淡化的形态并没有完全消失,显然他在等,等着罗天的提问,而这最后的机会或许也是看在他过去和蟠龙的那点“交情”。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可以让死者复活的方法吗?”

罗天的问题一出口,师童顿时心中一凛,略有计较,他倒是能够明白罗天为何会有此一问,不管是为了陆恒、唐龙也好,亦或是为了那纯阳尊者姬玄也好。

“若有机会,替我向玄冥先知问好,若是他想要回归,鬼界会为他留待一席之地。”

然而,狩天先知并没有回答罗天的提问,而是说出了另一位先知的名号,他的话让罗天的心中一沉,此时却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当下他神情恭敬,随即说道。

“在下恭送先知。”

不管如何,这份谢意罗天理所该当,不过狩天先知见状,却是淡淡一笑,在完全消散之前,最后说道。

“不用谢我,你和诡谲先知的事我不会插手,但我想你也应该清楚,三枚不死渊源对应三次死劫,但如今你身上只剩下最后的一枚不死渊源了,如何抵挡之后的两次劫难,端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代表着狩天先知的鬼火便消失了,而在消失之后,罗天也陷入到了沉思,如今看来,自己当初的确还是太狂妄,太大意了,也的确小觑的鬼界真正的实力。

他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几人能真正对他造成伤害了,但他却并没有意识到,真正的伤害从来都不是在直接对战的过程中所遭受的,正如同实力并不是决定胜负的唯一标准。

鬼界所持有的最大依仗便是魂魄,也是记忆,正如同狩天先知口中的天命一样,天命所归所注定的结局便是一份记忆,能够掌握进一步操控记忆的鬼界先知,既然料定了罗天未来会承受的三次死厄,也必将以三枚不死渊源来化解,那么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甚至于只要他罗天还在这段天命的道路上,那么未来即将发生的一切,也都在他的算计当中了。

诡谲先知和罗天一样,从来没有想过要以实力来和对手分一个胜负,抛弃自身所长,而将胜利赌注在不确定的因素和手段当中,是不智的行为,而这一点,罗天对自己的认识足够深,却显然也是小觑了天下人。

“哼,我说,折腾了这么久,也该干正事了吧?”

正当罗天在思索的同时,冥见那不合时宜的声音又再度响起,狩天先知的出现似乎并没有让他产生出半点惊骇的想法,而此时他的话倒是让罗天的心中一动,像是若有所悟的样子,随即说道。

“抱歉,让诸位久等了,我们这便前往天人之境的入口吧。”

就在罗天这边的麻烦刚刚解除的同时,此时在天人之境之外,一条模糊的影子慢慢的展露出他的尊荣来。

从外表上来看,这是一张人脸,但仔细看,却分明并不完全是人类的造型,他的身上有着不属于人的部分表皮特征,而眼角处的纹路勾勒也和人变老时所呈现出的鱼尾纹完全不同。

但除此之外,从远处模糊的距离看去,他就是一个人,或者说很像是一个人,这样的一个人难道就是罗天口中的那尾“巨蟒”吗?

他的目光一直凝视着前方,那是之前和师童战斗过后对方离开的方向,但他并没有再度尾随前进,不是他被师童所展露出的实力震慑而放弃了追踪,也不是他在等待后续的同伴,而是这个地方对他这样的“外人”而言,是毕生也难以逾越的禁忌。

天人之境,人类命脉的传承和发源地,这个地方承载的是有关于人的一切记忆、精神、血脉、思想以及形体特征等诸多和意识有关的东西,这同样也是冥见、天忌能够进入的原因,毕竟妖族和鬼族或多或少和人类都有联系。

但是他这尾“巨蟒”却进不去,而进不去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从根本上就不是人,他非但不属于人类这个物种,同样的他也不以人的负面精神状态为实,同样不能吞噬人的记忆,他的血脉、传承、渊源和人没有哪怕一丝的关系。

如今,他站在这里,盯着前方,又在想些什么呢?

心悸的感觉逐渐变得薄弱,继而完全消失,尧天此时的心终于也是逐渐平静了下来,她知道罗天又度过了一次危机,那么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危机也是罗天凭借他的个人能力化解的吗?

尧天这段时间当中的神态表情一直被萧何所留意,直到看到她的神情完全恢复之后才放下心来,不过这同样也让他感到奇怪,不知道尧天是在担心什么,或者是在担心谁。

不过,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忽然间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曲念怡,心中顿时一凛,从两个女人神态表情中所透露出来的颜色进行对比,分明让他察觉出了一些端倪。

然而就在这时,正当萧何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听到尧天突然说道。

“管良就在我们附近。”

尧天的话让萧何将脑海中想要说出的话给咽回了肚子里,此时的他一经联想起之前的某个结论,顿时就流露出了极为慎重的表情。

曲念怡此时也同样放下了内心的思索,随即回头看了一眼一直待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魏碑然,回转头说道。

“管良他真的会成为我们的敌人吗?”

听到她的问题,尧天并没有回答,因为她其实也说不准,只是按照常理来推断,毕竟自己多次的记忆追踪之术都在探索到管良这个源头的瞬间就被掐断了,这就意味着要不是管良产生的新思想衍生出了惯性思维,阻止了他正确的判断,那么就是他被另外一名同样进入到梦境当中的人所挟持。

但之前,尧天察觉到了管良的气息,可以断定只有他一人,也就是说管良并未遭到挟持,除了他的思想当中已经完全没有了他为何会进入到梦境之中的全部因果关系外,他的行为和他的意志并没有受到他人的控制,能够做到完全自主。

是的,此时的管良的确并没有被任何人挟持,可是他却完全记不得自己为何会再一次的沦落到梦境当中,那么这一次他究竟是因何而来的呢,是有人对他设下的又一个阴谋,还是罗天的用意,又或者是他忘记了什么,管良并不知情。

但无论原因是什么,如今的管良心中只有一种感觉是最强烈的,那就是警惕,是的,任何人一睁开眼看到自己身处一处陌生的地方都会产生出极高的警惕,而这种警惕心更是会让他们产生出对周遭人事物的不信任,而在之前尧天对他所发出的几次记忆追踪之术之所以被管良所掐断,便是在意他并不清楚那是否是针对他而言的又一次算计。

在梦中经历了长时间的流连之后,管良一筹莫展,正因为他并不清楚自己因何而来,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在梦中找到什么,是一个人,还是一个东西,又或者是某条线索,某个真相,某段记忆。

哪怕是上一次他被尧天和巴海算计,那也是在他清楚自己是因何心碎而死的前提下进入到梦中的,一切前因后果他都很清楚,虽然那是因为尧天和罗天两人都在刻意的暗示他的行为,但那种清楚自己究竟该做什么的感觉却是让管良感到真实的原因。

但如今,管良并没有这种真实感,甚至觉得很荒唐,难以置信,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或者找什么,只是盲目的流连,否定除了自己的思想外的一切,当这样一种惯性思维产生的同时,管良就已经“与世隔绝”了。

而如今,当管良在迷茫中逐渐摸索到了这个地方,当他和尧天等人之间相距不远的时候,谁也不知道管良将会作出点什么来,也不知道他在失去了一切人事物的记忆后,再见到尧天等人时会是怎样的一种内心和思想的反馈。

但是,就尧天之前那句“他恨我”的话听来,这一面怕是不会那么轻松。

“我们终究还是要跟他见面的。”

萧何此时开口说道,他的话让尧天点点头,是的,这一面避免不了,早见晚见迟早要见,况且更重要的是,经历了数次内心和思想的反复,魏碑然的身体状况已经不支持他重新回到人世间了,也就是说,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次找出天之浩劫真相的机会,而且,如果真想要永远留住魏碑然的记忆,那么处理完这里的事后,尧天还要去找寻罗天,让罗天将魏碑然留存在自己记忆所编织出的梦境当中才行。

所以,此时的尧天在权衡数刻之后,终于是抬头说道。

“你们人类有句话,是福是祸,终归也躲不过,就像你说的,这一面终究还是要见。”

眼见尧天有了决定,萧何和曲念怡对视一眼,两人都微微点头以示认可,不过在临行之前,尧天却并未行动,而是说道。

“萧何,你和曲小姐留下来照顾好魏碑然,这一趟由我单独去见他好了。”

尧天的话让萧何一怔,随即说道。

“既然明知有危险,你更不可单独去见他,即便要动手,算上我,制服他也容易一些。”

然而,萧何的话却让尧天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用一种带着回忆的神态说道。

“若是你我联手,即便能够制服得了他,你觉得他愿意选择死,还是愿意让我改造他的思想?”

尧天的话让萧何愣住了,仔细一想,不禁也认同尧天的这番话,虽然他觉得这并不是尧天想要独自一人去见管良的最大原因,但在他的认识当中,管良的确是这样一个宁折不弯的人。

或者说,身为师童的徒弟,命天教最高指导者的继承人,没有这份信念和执着,他如何能够担当重任?

尧天走后,曲念怡的脸上明显有一抹着急的神色,尽管她一直以来都跟尧天针锋相对,更是在明白了对方也和她一样,离合在同样的两个男人之间,那种分外的感觉只能变得更加强烈。

但如今,尧天单独去见管良,无论结果如何,曲念怡却自内心升起一股莫名的担忧,只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在担心谁。

“要不,你跟去看看吧。”

曲念怡此时对萧何说道,萧何闻言却是陷入了迟疑,尧天要他留下,恐怕并不仅仅是因为她想要单独和管良见面的缘故,一定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况且尧天既然是造梦之神,而且之前的行程当中也已经多次证明在梦境当中,没有尧天的指引,自己的很多看似有理的行径却往往只是无知和愚蠢的,既然如此,他就更加不能轻举妄动了。

此时的尧天慢慢的朝着记忆追踪之术所探查到的管良身处之地而去,在前往的过程当中,尧天一方面在心中准备着说辞,一方面也在警惕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变化。

一般来说,警惕之人未必会立刻就变成怀疑人生甚至狡兔三窟之人,这期间必定会经历一个变化的过程,但是管良却不同,或者说,一名修炼有寻路规则的释道者,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他察觉到了危险,不管这份危险来自何方,他都能够在危险产生的所在找到最合适的那种方法。

包括此时尧天正在前往的方向。

是的,尧天很清楚,真正的猎人并不是自己,而是管良,她的记忆追踪之术只能锁定管良的位置,但是在自己前往会见管良的这条路上,管良却拥有绝对的先发制人的优势。

就在尧天察觉到危险的瞬间,其实她的反应已经足够快了,但还是慢了一步,而之所以她慢的这一步并不是她的实力比管良差了那么一丁点,而是她的思想转化为行动的这个过程,也在寻路规则的作用范围之内,而这才是管良真正的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