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三十七章 回味情缘

小说: 我隐秘的官场情缘 作者: 官场风流 更新时间:2015-01-24 05:46:41 字数:4353 阅读进度:40/641

第11节第三十七章回味情缘

我与初恋婆娘叶丹第一次进行**性欢就有幸的使她达到了极度的舒爽后,俩人坐起来相互搂抱着吻着连着的休息了一会儿,待精神身体都恢复过来了就又“嘻嘻嘻”的说笑着,相互既搂又抱更连的重叠着睡在了简陋的松叶床上。。

此时已尝到男女欢爱舒爽滋味的叶丹,一双丹凤丽眼大大的睁着痴爱痴恋的看着我,就像贪吃的小女孩刚刚品尝了最喜爱吃的美味食品,仍摆放在眼前,接着又想要吃一样,

只见她一边主动的亲吻着我的嘴唇,一边用双小手抚摸着我強壮的胸膛,娇羞的微笑着说:“龙儿丈夫,我下面虽然还在痛但不知怎么的又已经有点痒,还想要你欢爱嘛。”

我下体本已又变得硬胀粗长的生命巨棒随着叶丹主动进行的爱抚与柔言又立即挺直起来,并趁此机会顺势往前冲,未待她用双手改抱住我的后臀,已是又连硕大的生命巨棒根部一下子都全部进入了她下体仍窄小紧凑的生命泉眼。顿时就激得她“啊!怎么这么胀,啊!怎么还是这么痛嘛”的一声既惊讶又凄婉的轻轻叫喊,随即双手忙忙的隔在我与她的下体中间,想以此来减缓她下体深处的微微胀痛之感。

我见状,忙把冲入叶丹生命泉眼深处底部的我生命巨棒往后退出一半,同时心疼体贴的说:“我的丹丹,你支持不住忍受不了,现在休息吧,我俩以后再进行欢爱嘛”,谁知她一听就摇了揺头,着急的说:“不,我能支持得住,也忍受得了,好龙儿你别有顾虑,只管快点狠狠的欢爱我,我里面不知怎么的,现在更是好痒”,随即她双手从我俩下体中间退了出来,突然把我下体的后臀又紧紧箍,促使我下体刚退出的生命巨棒又是连根部都进入了她下体的生命泉眼。

这一下子又激得她欢叫了声“啊!好麻,啊!好痒,啊!好舒畅”,随即吻咬着我的嘴唇央求似的说:“龙儿丈夫,我好想了你就快点欢爱我嘛”,我听后知道我的初恋婆娘丹丹此时已是真正的**快要爆发了,可能是我的生命巨棒正好冲入到了她下体生命泉眼里面的敏感点,才会使她的身子又发痒来又舒畅,才会使得她忍俊不禁的像那样央求我嘛。

于是我忙把生命巨棒在叶丹下体热腾腾水汪汪的生命泉眼里快速的上下沖击起来,深深快快的下连着下的大力进行冲撞,以便完全满足她现在的身子需求和心理愿望。

而此刻的叶丹也已无师自通的知道把她自己圆圆的肥臀,翘起来抬一起一上下的,迎来送往的积极配合着我生命巨棒对她生命泉眼的高速运动着冲撞,这样我们夫妻俩个下体的结合部位随即就发出“噼啪噼啪”的清脆大声之响。

此时叶丹的那双美丽的丹凤眼眼,随着我们俩激情欢爱的不断进行变得更加的迷离迷惘;她酥胸上的那对俏乳,随着我俩欢爱时间的延长和激烈程度的增加,已是变得又柔又胀;同时她下体的原本紧绷绷肥胖胖的生命源,随着我俩欢爱冲击运动次数的增多,已变得又厚又宽似的更肥更胖;她小小的樱桃似的圆嘴唇随着我俩激情欢爱的深入,间隔不久就要叫喊声“啊!龙儿好丈夫,你欢爱得我真正好爽。”

叶丹我们俩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进行着欢爱,当天空微露曙光时,已是同时第八次达到了极致的舒爽。当我的生命巨棒颤抖着给她体内深处第八次喷射如暴雨般的生命甘泉时,此刻的初恋婆娘叶丹只轻轻的欢叫了一声“啊!爽死了”三个字,便疲累得再也睁不开双眼,而我也是疲惫得软软的趴在她娇嫩娇弱的身子上既无力也不愿再说用动弹一点点。

我就这样一边与叶丹相吻相连的重叠着休息,一边在心里想,我的初恋婆娘叶丹比师傅婆娘银凤年龄要小身子要弱,与我通宵达旦的欢爱后显得比银凤要疲累,这应很正常。

可觉得奇怪的是,我在与叶丹欢爱后为什么也要比原来与银凤欢爱后不仅显得更为疲惫点而且精神体力也恢复得较慢,未必是叶丹比**高強的银凤**更高強更能消耗我的体力与精力,还是叶丹与我,沒有我与银凤更为有缘?

一会儿后,天大亮了,鸟雀也开始“叽叽喳喳”的纷飞着鸣叫了,我身下与我仍相吻相连的叶丹也醒来了。我觉得山上的清晨仍有点凉意,见她醒了,就忙起身边搂抱着她给她取暖,一边心疼的揉抚着她下体已变得像发酵了的大红面包似的又红又胖的生命源,心想真是为难了我的丹丹,她第一次与我进行欢爱舒爽,就承受了我下体生命巨棒几乎是通宵达旦的冲击冲撞,就是一个铁块也要变形,她还能不痛不肿变成这样嘛,便忙关心痛惜的问:“丹丹,你很疼痛吗?”

不料叶丹听后,脸庞上现出了既满足又疲惫的笑容,她也回应式的抚握着我下体已有点软软的粗长的生命巨棒,微笑着羞涩的说:“嗯,是还有点痛,可经过这次痛后,你成了我的丈夫,我做了你的婆娘,受点痛,既值得,也喜欢。”

随后,叶丹又撒娇似的要我给她穿好衣裙,又说腰好酸痛,我听了忙给她的轻轻的仔细的揉了揉苗条纤细的腰肢。

不料我给她正揉腰肢时,她却一边用手调皮的抚揉着我下体的生命巨棒,一边“嘻嘻嘻”的笑着说:“巧咧,我的身子与别人挨着,莫讲男人就是女人也不舒服不喜欢,更不要说像这样又摸又揉的,可是既被你抱,又被你压,更被你揉,觉得既很自然又很喜欢,就像自己抚摸自己一样,原来我叶丹天生就该是你龙儿的婆娘,命中注定该归你龙儿欢爱嘛。”

我听了赞同似的点了点头,并笑吟吟的吻了吻她的脸颊,她也喜欢的微笑着回吻了我几下便露出娇羞的神态,慢慢的把沾满了她处女血迹的小内裤和手绢从树杈上取过来放入一个小塑料袋,紧紧捆住后装进了自己的手提袋里面。

随后叶丹又极为认真慎重的说:“这些证明我俩人生第一次的东西,我要好好收藏,以后我们俩可以经常看看,以便提醒我俩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相亲相爱到永远。”

我见叶丹如此的看重我们俩的第次欢爱,既深受感动又很是羞愧不安,感动的是觉得她对我是那么忠诚忠贞的痴情痴爱,羞愧不安的是我们俩这欢爱的第一次第晚,她交给我的是纯洁的处女之身,纯朴的处子之情,而我则已不再是纯洁纯朴的处情处男,心中总有着对不起她的情愫情感。

于是我便紧紧的搂抱着叶丹娇柔苗条的身子,用充满愧疚的语气,深情无限似的柔声说:“丹丹,你真好,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爱你到永远永远”,她一听就感动得把头贴靠在我的颈项上,迷人似的微笑着轻声柔媚娇憨的说:“好龙儿,好丈夫,这我知道,因为我对你也是像那样想的嘛。”

随即我们俩人又相互搂抱着美美的热吻了一次又次后,相邀相约明晚又在这儿把俩人**欢爱的旖旎之事继续重做个晚上。然后我就牵着叶丹那双洁白柔嫩的小手,伴随着清晨鸟儿好像是对我们俩的声声欢叫,走出了浓密的树丛,俩人再次相互深情的看了看后,我让她先下山回了校园。

目送着叶丹苗条俏丽的背影转弯看不见后,我就近坐在山中小路旁的石凳上,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这是怎么啦,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我艰难的爱情之路竟然有了如此峰回路转的大变化嘛?这老天爷为何要像这样的对我安排嘛?

原来眼看着在叶丹妈妈的高压政策下,我被迫与初恋女友叶丹相互不能来往了,初恋之情也夭折了,与叶丹的恋爱关系更是只得死心了,心里已沒有了再恋爱的想法与期望。

谁知师傅姐姐上官银凤却因探亲受辱回来,为报复她不喜欢不般配的丈夫李立,主动走进了我的情感生活,自愿把保留了多年的处女之身与处子之心交给了我,成了我人生的第个婆娘,同时她也得到了我宝贵纯洁纯朴的处情处男。

随后的几个月,我们师徒夫妻俩恩爱得好像天上神仙眷属仅此一对,地面凡人夫妻再也无双似的特别的情深深特殊的意绵绵,真是既刻骨铭心的相恋,又相爱得身子互融互连。

不料我们师徒夫妻俩人一离开分别,沒有多久的时间,俩人相爱相恋的热温与余情还在还浓,上官银凤就托其闺蜜好友朱姐直截了当的转告我,说我是从农村来的穷学生要绝情的与我断绝来往,并说我们俩人不是什么师徒,只是临时短暂的在一起工作过几天,彼此好像从沒有认识的人一样。

情感遭受又一次严重打击后,我的内心已很是伤情伤感,对恋情也更冷心冷肠,特别是心里对男女之情似乎冰冻三尺一般的又冻又寒,好像已沒有复苏的可能和希望。可完全未料想到是,已与我未再有任何来往的前初恋女友叶丹,又因不满我在既痛苦无奈,又不甘烦躁之下的,与她不相融洽的女同学王英单独约会交谈,跟踪阻止了王英与我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她大发嫉妒之火以后,却又主动的把与我的已冷却熄灭的恋情,冒着风险重新给点燃了起来,不仅自愿把她娇嫩娇柔所身子第一次献给了我让我开了她的花苞,而且忍受着疼痛饥寒与我通晚**动魄的次又次恩爱缠绵。

此时此刻,我比较似的长时间的回味着师傅婆娘上官银凤和初恋婆娘叶丹与我的情感情缘。想了许久,我觉得这两个与我有了性生活关系的女人,她们俩最大的共同点是非常执着又很是真挚的痴爱我痴恋我,把我看成她们的最喜爱的东西,把我当成是她们最宝贵的他人不得侵犯的私有财产。

其次是觉得我的这两个婆娘与我欢爱时身心都是很投入,身子显得都很是敏感,都喜欢把我叫着好丈夫,都喜欢说自己是我的乖婆娘,特别是接受我给其体内喷射生命甘泉时那种很满足舒爽的神态表情让我看着是既自豪来又喜欢。

同时也觉察到她们俩个最大的不同是,一个成熟娇艳,一个含苞待放。师傅婆娘上官银凤成熟娇艳得像开得正鲜正艳的花朵样,正是人生采摘的最佳季节与最好时光,我釆摘她,与她第晚连续的欢爱,只要相搂相吻相连的重叠着小睡觉,不仅很是精神饱满沒有出现那些疲惫的表现,而且以后的每晚俩人欢爱无一不是这样既有精神又很是舒坦。

而初恋婆娘叶丹则单纯清丽得像欲开未开和还未开放完全的花蕾一样,,正是人生釆摘的最佳时间与最美时段,可我釆摘叶丹这朵鲜花,虽只经过昨天的一晚,也是俩人通宵的连续欢爱舒爽,虽也是那样的相吻相连的重叠着休息同眠,但每次欢爱后的体力与精神相对比较来说还是恢复得较慢,两次欢爱的间隔时间自然也是相对较长。直到此刻我的精神和体力都还未完全得到恢复,就连男人精神強劲饱满的标志,下体的生命棒也是疲疲软软的,呈现出了疲惫疲倦之相,虽然身心都很舒畅,但还是显得沒有什么精神的模样。

想到这里,我又觉得自己对相别了几个月的师傅婆娘上官银凤还是甚为思恋爱恋,可又想到现在自己与她已断绝了一切关系,俩人再也不可能会有来往相聚的天,而与初恋女友叶丹又重续了初恋之情,不仅恢复并发展深化了相互的恋情,还使她在突然一夜之间成为了我龙儿的初恋乖婆娘。

因而我心内便感叹道,这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东方不亮西方亮,我与她们俩人的关系变化,是不是命数使然,只能拥有享受一个,而不能两美让我同享。这些情况使我头想痛了想炸了,还是沒有想通想透,既解答不了也就不愿再想,在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管他那么多干嘛”后,便下山进校园到了寝室,一觉睡至中午十二点钟起床,正好吃中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