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三十九章入党奖赏【二】

小说: 我隐秘的官场情缘 作者: 官场风流 更新时间:2015-01-24 05:46:42 字数:4643 阅读进度:42/641

第13节第三十九章入党奖赏【二】

我听了怀抱中的初恋婆娘叶丹微微笑着说的“龙儿丈夫你现在就打开看看,我这个当婆娘的为奖赏你毕业前夕政治上进步入了党,给你奖励了一些什么样的奖品,有的奖品等会儿与今晚我给你的最重最好的奖赏起好方便使用嘛”这些既俏皮又得意的话语,自然是非常的感兴趣,于是我就一边轻抚了几下她的脸颊,一边笑着说:“是吗?那好嘛。。”

说着话的我随即侧身取过大旅行包,打开看,竟然是各种奖品把个大军用旅行包都已全部装满,这使我感动得又激情的吻着叶丹的脸颊,又惊讶又喜欢的微笑着说:“只是入个党,有一点小进步,你怎么要给我这么多的奖赏嘛。”

叶丹听后喜欢的回吻了吻我的脸颊,一边抚摸着我的颈项,一边自豪的微笑着娇嗔似的说:“傻丈夫,入了党,不是小事项,按我爸爸说的入党,是以后进步当官的最好的基础与起点,我当婆娘的再给你多的奖赏,都值得都应该嘛。”

我听了便赞同似的点着头,吻了吻叶丹洁白柔长的颈项,微笑着说:“你爸爸我老丈人说得对,我一定要以入党为起点,努力奋斗,以后像你爸爸那样当上大官”,未待我的话语落音,叶丹已是喜欢得紧紧搂头盖脸的抱着我的头吻咬着的嘴唇不松不放,直到我们初恋的夫妻俩都气喘连连。

随后我们初恋夫妻俩一边亲呢亲热的说说笑笑,一边把大包内的物品一样一件的取出来察看欣赏。包内最上面是一个漂亮的硬纸盒,盒內有一个用红丝线编织的非常鲜艳的厚厚的又很漂亮的小心形结,还放有一块当时还很少很贵重的上海牌双日历手表;包的中间是两套簇新不同颜色的,当时最时尚的又还算得上较高档的确卡夹克套装;包的最下面是条既厚实又宽大的我从未见过的还是崭新的军用大毛毯。

此时时我感动得看样奖品,就亲吻一下叶丹,最后又把大红的心形结珍重的放在我胸前衣服里面,并激动的不断自上而下的连连亲吻着她的额头、鼻梁、脸颊和下巴,顿时激情的爱抚得她一边“嗯呀,嗯呀”的不断的欢叫哼唱,一边把她柔软发热的苗条身子软软的全部粘贴在了我身子上。

最后我一边又轻又柔的吻咬着她红润的小樱唇,一边喃喃的说:“丹丹,我的乖婆娘,我知道亲手编织的这个心形结,包含着你心中对我是多么深厚的情感和深深的期盼。”

叶丹听了也激动得回应配合似的连连吻咬着我的大嘴唇,随即又用她的那一双丹凤丽眼深情无限似的看着我,温情温柔的说:“小龙儿,我的好丈夫,我把我昨天晚上亲手编织的心形结,给你作入党的最高奖赏,意思就是你说的那样,我盼着你入了党尽快的也当上官员,以后好在妈妈与其他当官的现在看不起你的人面前,扬眉吐气的作你的婆娘。”

我听了不由得极为感动的流着泪水,既深情又真挚的从心里发出了声声呼喊似的大声话语:“丹丹,我的乖乖好婆娘,你放心,我龙儿今天当着天地发誓,我以后一定要当上官,也一定会让你扬眉吐气的在世人面前作我的官员婆娘。”

叶丹见我这么情绪激动,就忙伸手擦去我脸颊上的颗颗泪珠,轻轻柔柔的说:“龙儿,我知道你的心,别那样,男儿有泪不轻弹嘛”,随后她又为缓解气氛似的拍了拍身旁的军用帆布大旅行包,微笑着调皮的说:“可惜这个包不大,只能装这么多,以后你分配到单位工作后,缺少什么就告诉我,我好从家里悄悄给你拿出来,丹丹给你龙儿先当个贼婆娘。”

我听叶丹这样风趣的一说自然是破涕为笑,又揽着她的小蛮腰,笑笑的连着答应两个“好”字,随后吻了吻她俏丽的脸颊与洁白的颈项,从裤袋里里掏出一个当时还算得上很漂亮的小方形硬彩纸盒子神色庄重的送到她柔软的小手上。

叶丹笑着立即打开小硬纸盒一看,见是一条非常漂亮高档的梁祝十八相送图案的真丝苏绣手绢,她喜欢的揉摸着仔细地看了又看,随后把她柔软苗条的身子紧紧的贴靠在我怀里,看着我的脸庞不安的轻轻问道:“龙儿,你是几时买的?这要好多的钱,你是不是又节约了几个月的生活费嘛?”

我见叶丹为这样的一个小礼物对我这么关心体贴,便又感激又自豪的搂抱着她既苗条又柔软的身子,闻着她似桂花的发香和纯纯的似桂花香的身子气息,心里有愧似的柔情的告诉了她,我当时买这条手绢时的能让她知晓的相关情况。

主要是重点讲了这条手绢是我在江中市实习时,为领导撰写的论文在省城开会荣获优秀论文的荣誉后,用领导发的百二十元奖金的一部分给她买的,只花四十元,与生活费无关。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在柔情的又吻了吻她的小樱唇后,又深情款款的说:“丹丹,当时我很想见你一面,立即把手绢和剩下的钱按你原来交待的送到你手上与你说几句话,让你也像我第一次得了发的实习工资给你买江中著名食品灯芯糕一样,想要你我一起共同享受我的劳动成果嘛。”

叶丹听后,顿时喜欢得用双手紧紧搂抱着我壮实的腰,吻咬着我的嘴唇撒娇似的问:“那你为什么未送到我手上?”

我听了也顿时想起了那个我当时确实是去两处地方曾经悄悄去看她找她的夜晚,用颇为难过的语气说:“那次得了奖金后开会休息时,我到了你当时实习的单位,看见人多,怕别人给你妈妈讲了,给你惹上麻烦,就不敢进去找你嘛。”

叶丹一听就感动得亲吻着我的脸颊柔声的说道:“真的,龙儿,谢谢你为我着想,我当时所在的实习单位有我妈妈的朋友,是一个肯管闲事的人,最喜欢给我妈妈通报我的情况,你未进来找我,是对我的体贴嘛”,见我理解赞同的点着头,她又颇感兴趣的笑着问道:“那后来你为什么未再找我嘛?”

我听后,想起了自己当时看见叶丹陪李兵散步不敢喊她的情景,就更加难过凄楚的说:“散会的那天晚上我走到省军区大门对面等你,想在你个人出来时与你见一面说两句话后,就把手绢和奖金送给你,可却等到的是眼睁睁的看着你,与陪着你的李兵从省军区小铁门出来去大街上散步玩。”

说到这里我已是痛苦得又流着泪水,哽咽着继续说:“丹丹,我当时躲在棵大梧桐树下,不敢叫你喊你,更不能出现在你的面前,以免给你增添痛苦与麻烦,只好强忍着悄没声的自动走开,自然沒能与你见上面,手上拿着手绢和剩下的奖金当然也无法送到你手上,怏怏不乐的回到开会所住的宾馆,夜都未能入眠。到现在剩下的奖金除了我给爹娘邮寄二十元外,其余的已被我用完,只给你留住了这条手绢。”

已感动得陪着我流泪哭泣的叶丹,未待我的话语落音说完,就情绪激烈的搂头盖脸的抱着我的头,随即从下到上的吻咬着我的额头、脸颊、下巴和颈项,喃喃自语似的颤声说:“龙儿你能这么想这么做,真正不愧是我叶丹的好丈夫嘛。”

随即叶丹又充满深情的吻咬了几下我的嘴唇,边流着泪边说道:“小龙儿好丈夫,你只要有一点点的收获与好处,立刻就会想到我,特别是那个时候正是我妈妈把我俩一阵大棒打得鸳鸯两分散的时候,你辛辛苦苦的得了劳动报酬,还是心想着与我共享,这说明你沒有忘记我给你说的话,有了收入知道交给我安排,在心里早已把我当作了你的婆娘。”

说到这里,她又抬起头来,一双丹凤丽眼再次深情的看着我,一字句的柔声说:“好龙儿,只有你才是我心中的最亲最爱,只有你才是我叶丹这一生唯一的丈夫,我从此以后什么都是你的,得了什么也要给你小龙儿留着与你共享。”

我一听同样是非常喜欢与感动的紧紧的搂抱起叶丹那柔软发热的身子,无意之中既使她的双脚离开了地面,又使她柔软苗条的身子全部粘贴似的靠在了我的身子上。随后,我柔柔的吻咬几下她的小樱唇,激动得喃喃自语似的说:“好丹丹,我知道你的心,我相信你会与我样的想和做嘛。”

不料此时我下体早已变得硬胀粗长的生命巨棒正巧隔裤抵在了叶丹下体那宽厚肥胖的生命源正中的生命泉眼上,激得本已**满满的她**更加火热高涨。只见她一边把下体使劲的扭动摩擦我的下体,边把脑袋轻轻的左右一摆动,用她红润娇艳的小樱唇贴靠在我的耳旁娇媚的轻柔呢喃:“龙儿好丈夫,别再说话了,你婆娘丹丹想你要你了嘛。”

我听便知道叶丹被我所说的给她送手绢的经过与情形早已是感动得身热心想了,又被我刚才无意之中用生命巨棒在她敏感的生命泉眼上抵,已是更加的急着想要我的生命巨棒快快进入她的生命泉眼里面,俩人激情的欢爱番。

而我自己在叶丹如此柔情的召唤下,作为一个身体健壮的男青年,已是激动兴奋得**高涨,全身都是血脉贲张,下体硬胀得有点生痛的生命巨棒已然昂然直立,只想冲破她下体两层裤裙之布的阻挡,痛快淋漓的进入她应是早已热气腾腾水汁汪汪的生命泉眼里面,俩人疯狂激烈的欢爱一场。

此时的我,忍不住用双手把她酥胸上的一对鼓胀俏立的**揉抚得如同花朵般搖曳,待她边“嗯嗯”的哼叫着,边手忙脚乱的自动解开上衣摘掉乳罩后,我低头一下子就用嘴唇咬含住了她的已发硬凸现出来似小葡萄般的红**。

顿时就激得叶丹“啊!好难受”的叫唤了一声,双柔嫩的小手掌已是情不自禁的隔裤抚握住了我下体正硬胀挺直着的生命巨棒,随即她就半开半闭着双眼,口气急促的说:“小龙儿好丈夫,你婆娘我快支持不住了,你就快点欢爱我嘛。”

我听后已知道自己心爱的丹丹高涨的**已彻底的迸发了,确实是不能再等待了,就立即快速的脱下我的内外裤,随即挽高了她的裙子脱掉她的裤衩儿,接着把搂抱起她的腰肢,她也知趣的把双腿一分立即交叉式的箍住我的大臀,我的生命巨棒则顺势往前一冲,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已是连硕大的根部都全部进入了她下体热乎乎的生命泉眼里面。

顿时激得她一边用双手紧紧搂抱着我的颈项,一边吻咬着我的嘴唇,并喃喃的发出了“啊!好深,啊!好胀,啊!好舒爽”的一声声的叫喊,随即从她下体的生命泉眼深处喷涌出一股又一股的生命热泉。这一下子反过来又激得我下体的生命巨棒一阵抖动,随即喷射出了特大暴雨似的生命甘泉,与她下体生命泉眼正喷涌出来的生命热泉恰好对着一阵的碰撞,顿时又激得我们初恋夫妻二人都是“啊!好爽”的大叫了一声又都不约而同的紧紧互吻互咬着嘴唇不松不放。

十几分钟后,我们俩的激情稍微平静了一些,叶丹放开了我的嘴唇,赞美似的微笑着说:“小龙儿,好丈夫,你真行,搂抱着我站着也能把我干得很是舒爽”,我听后也就喜欢的上面吻了吻她的脸颊和颈项,下面用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她圆圆的肥臀,也微微笑着说:“真的吗?丹丹我龙儿的乖婆娘,那我以后就都用这种体位和姿势欢爱你,好不好嘛”

谁知叶丹一听就揺了摇头,她又情热的吻了吻我的脸颊,用意犹未尽的语气羞涩的轻声说:“不,我还是喜欢自己的龙儿好丈夫压在我身子上像前天晚上那样欢爱我嘛。”

可我一听就有点儿担心似的说:“今晚再像那样欢爱不行,沒有床沒有被,我个子既大身子又重,前天晚上把你娇嫩的身子已压得有许多伤痕,再像那样怕你身子受不了嘛。”

不料叶丹听后就调皮的用双手重重的拍了拍我下体宽大的后臀,笑嘻嘻的说:“龙儿好丈夫,连俩人欢爱也知道体贴婆娘,还真不错,可这些你不用再想,我都安排好了嘛。”

未待叶丹的话语落音,我就喜欢得又把怀抱中她柔软苗条的身子紧紧的搂抱,颇感兴趣的又问道:“真的吗?丹丹好婆娘,你快给我说一说,今天晚上你是怎么安排的嘛?”

只听叶丹在我耳边自得自豪的轻声说道:“龙儿,我一来就给你说过的,你在学校表现好政治上有了进步,今天入了党,我这个当婆娘的要好好的给你奖赏,第一个奖赏是俩人见面就主动给你个热吻,第二个奖赏是送给你的那些到单位工作后需用的生活物品,第三个奖赏就是在我们夫妻俩离校分别之前,我这朵鲜花让你天天晚上在这儿釆摘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