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九十章 巧购性药

小说: 我隐秘的官场情缘 作者: 官场风流 更新时间:2015-01-30 14:14:38 字数:4152 阅读进度:290/641

我与乡村婆娘桃花礼送回家去的姐姐姐夫出村回来后,桃花就去与她的俩个姐姐及与我同宗的几个嫂子弟媳在院坪中间说笑闲谈,我则一个人站在老屋左侧的老槐树下,向山外的远方眺望着,只用三分心思想了想回城以后的工作,而用七分心思仔细在想分别居住在省城和龙凤市里自己的那五个婆娘,不知与我相别两个多月后她们生活得怎么样?

这时大嫂子突然带着一个与她的相貌有点儿相像,虽年青漂亮但脸色有点儿灰暗的女人走到我身旁,有意专门的在我面前亮相并给我打了招呼后,她们俩都是既尴尬又自得的笑了笑,随即就加入到院坪那边闲谈说笑的婆姨们中间,而我在不经意间已发现那个年青漂亮的婆姨,已向我投来无数次的一瞥一瞟的目光,她的眼色在我看来不知为何竟然会是显得那么的凄凉与幽怨,震得我的心不由得连着发惊发颤。。

一小会儿后,从山上放兽套铁夹子回来的土郎中三叔在距我身旁不远的路上经过时,看我一个人站在那儿便笑着“龙儿”的喊了一声,我“哎”的答应一声后,忙走过去给他敬烟,他老人家高兴的边吸着烟边笑说道:“龙儿,未想到你当上了官,今天竟然还会给糟糠之妻桃花那么大的亲情与脸面,对她娘家亲戚人人都送了那么厚重之礼,真是不简单,难怪你媳妇桃花既肯代你尽孝,对你又是那么的喜欢。”

而我听后却是笑了笑,没有顺着三叔的话意答话,只是笑着说了一句“这是您们老人家原来给我们下一辈教的夫嘛”这样的话语后,便笑着关照似的说自己想照顾他老人家,准备与他悄悄长期的做一笔既有利可图又适宜于他做的生意,以便保障他老人家从今以后既有一定的活钱,又可以减轻石头大哥和小石头兄弟俩为赡养他和三婶所承受的负担。

待三叔高兴得颇感兴趣的笑着急忙问我将照顾他的是什么好生意时,我也沒有直接告诉他老人家是什么好生意,而是讲究方法诚恳虚心的问了问,仙龙大山里面十村九寨只有他老人家能够秘密配制的,并且对一般人不传不讲的能显著增加増强男女性欢**次数与质量的土性药的有关事项。

三叔一听便明白了我要与他做什么生意,也就坦诚的告诉我,说那种只有他掌握的能显著增加増强男女性欢**次数与质量的土性药的配方,只准备传给他忠诚厚道的第二子小石头一个人,目前外卖的不多,有时瞧不过情面,只给抵实的亲戚供应一付两付,因只收成本费也沒赚得什么钱,假若我需要,看在同宗近亲和我又对他甚好的情面上,他目前最多可以给我提供促使男人雄起和女人快活的上等土性药各十付,价格与那些亲戚一样,只收成本费不赚我的一分钱。

未待三叔的话语落音,我就笑着体贴似的说:“那不行,为配制这些土性药,您老人家很辛苦,早出晚归的放兽夹,翻山越岭的找药材,我买这些土性药是为公事,完全是公家报销,讲明了就是要悄悄的照顾您的生意,再是近亲我也决不能让您老人家沒有钱赚”,说着话我已从衣袋钱夹中抽出二十张红版百元大钞,理成一叠规规矩矩的送到他的手上。

听我这样说后,三叔沒再推辞而是喜出望外的接过那一叠红版的百元大钞,并小心的收进在自己的衣袋内,随后他详细的给我讲了那两种土性药的功效和使用方法及相关的注意方面,并直截了当的告诉我,关心的说我自己决不能使用这些土性药,其原因是我身上有着其他任何男子汉都沒有的成龙腾形状的体毛,今生是仙龙大山的小龙儿投的胎,在那些方面本来就很高很強,并不需要药物来给予提高帮忙。

我听了虽不得不有点尴尬的发笑,但还是在内心里很是感激他老人家对我的关心与直言,而三叔见我有点儿不好意思难为情,他作为长辈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便也讪讪的笑了笑后回家去给我取土性药,几分钟后他老人家已取来两个塑料包,告诉我按照红男绿女的规矩,红纸包的男用绿纸包的女用,两句话一交代清楚就独自笑呵呵的走回了自家住房。

带着两个塑料包奇特土性药的我,急匆匆的回到自己的卧房,随即便颇感兴趣的打开了一个红色的小纸包,立刻闻到了一股极浓的雄香獐麝香的沁脾氛芳,脑海中便不由得又浮起今天上午看到的雄香獐连着宠幸几个母香獐的那奇特情景与奇异的画面,心里就感慨的想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雄性香獐香囊中的麝香最能提高与增强男人情事的性功能嘛。

不料当我刚刚把两个塑料包的土性药包装好放入皮箱时,桃花突然不声不响的走进了房间,她随即一关上房门就微笑着把头主动贴靠在我的怀里,在用红润的的小樱唇柔情似水的吻了吻我的脸颊后,娇羞的小声说:“龙儿,今晚怎么办?刚才两个姐姐明确的告诉我,她们俩个下午不愿回去,主动要留下来,就是要沒有名堂的再次听我们俩的房。”

我一听桃花的话语便与下午自己猜测的她俩个姐姐不愿回去的原因相吻合,心里虽暗暗的骂了两句“都像老太婆了,竟然还色心不死真沒有名堂”,但还是微笑着回吻了吻她的脸颊,然后笑着故意说:“现在我们夫妻俩再也不是原来的青少年,沒有必要天天在一起同房睡觉,你的两个姐姐都老太婆了,仍然沒有名堂,还要像十年前那样听我们俩的房,你现在又如此怕羞,我们俩今晚就不如分开各自睡嘛。”

谁知未待我的话语落音,怀抱里的桃花就急得上面用小樱唇重重的吻咬了几下我的大嘴唇,下面用双手一下子隔裤都抚握住了我下体粗长硬胀的生命巨棒,她那双开始发光的丽眼深情留恋似的看着我,用难以割舍似的语气小声说:“不,我们俩不分开睡,她们俩沒名堂要听就让她们听,我可舍不得浪费这么好的时间,今晚我不仅要你一上床就欢爱快活我,而且要你把力使得再大一点,存心也气气她们俩。”

我听后高兴理解似的回吻了几下桃花的小樱唇,先是喜欢的答应说着“好,确实也应该气气她们俩”,接着我回应式的用腾出来的一只大手揉抚着她下体肥肥胖胖的生命源,同时有点儿不放心似的问:“乖婆娘,我看大嫂子已又找了你,你给她正式回话时,说沒说我对她的妹妹要求借种求欢的荒唐之事不感兴趣?她是什么态度,有沒有使你为难?”

不料桃花一听,就从我胸口抬起头来,既深情款款又无限爱恋似的看了看我,随即笑吟吟的说:“讲了,大嫂子又找我时,我已给她明白讲了你对她的妹妹要求借种求欢的事沒兴趣不情愿,她听了当时只是一脸的失望,连着叹了几口气,态度还算好也未讲什么不好听的话,沒有使我多为难。”

待我放心的笑着又吻了吻她的脸颊后,谁知桃花又用同情的语气,坏坏的笑着说:“后来大嫂子还带着她的妹妹与我们讲了许久的闲话,我看她的妹妹长相确实漂亮人也好像蛮善良,心里虽有点儿同情,但又怕她的妹妹尝到与你欢爱快活的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后对你会纠缠不放,不然的话我把你给她让两个晚上确实是舍不得,让一个晚上还可商量。”

未待桃花的话语落音,我就忙用双手紧紧搂抱着她丰腴圆润的身子,重重的吻咬了几下她的小樱唇,好像很害怕似的制止着说:“傻婆娘,你怎么能这么想,这是坚决不行的,因为同情不是感情嘛,你应该知道我与沒有感情基础的女人根本就不想做什么欢爱快活的事,无论长得再漂亮,或者是人再善良,我也不会想像那样与沒有感情的女人借种求欢。”

不料桃花听了又是坏坏的一笑,用更为同情的语气,有点儿不平似的说:“傻丈夫,我这么想不是不为你考虑,也知道你龙儿不是那种见了漂亮女人就花心的所谓男子汉,我是可怜今晚大嫂子的妹妹那么娇艳欲滴般漂亮的一个好女子,要被你那个笨头笨脑的既像水牛般笨重又像肥猪般蠢笨的傻男人,石头大哥压在身子下面既受苦又受难,哪里有被像你这样既英俊潇洒又知趣懂味的壮男欢爱快活要好嘛。”

我听桃花这样一说,心里不由得也是一动,有心刚才找理由出去把大嫂子悄悄叫来告诉她,说是答应她妹妹的借种求欢,条件是她的妹妹尝到与我欢爱快活得那种欲仙欲死的飞上天的滋味后,从此一刀两断无任何来往不能再找我的麻烦,可我又看了看正在怀中与我情热爱抚着的桃花,同时又想了想在省城和龙凤市正对我翘首以盼的那几个痴情婆娘,心里便自责有愧似的自己把自己狠狠的责备与痛骂了一番。

于是我就主动讨好似的情热情浓的吻了吻桃花的脸颊与颈项,显得柔情蜜意似的说:“乖乖好婆娘,感谢你的好意,大嫂子那娇滴滴的漂亮妹妹,只要自己愿意,被哪个男人压在身子下面,我既不理会更不会去管,我只是要把你这个我最喜欢的婆娘压在身子下面连着猛憨,让你快活得欲仙欲死的一回又一回的飞上天,并且还不怕有任何人来听房。”

未等我的话语落音,桃花就已被感动得把丰腴发热的身子紧紧的粘贴在我壮实的身子上,她激情的回吻回咬着我的嘴唇,呢喃细语似的说:“坏龙儿好丈夫,等一会儿我们夫妻俩上床后,你欢爱快活我时就别顾及那么多,把情趣和劲力只管都使在我身上,因为刚才大嫂子回去时很是惋惜的悄悄对我讲作为女人她的妹妹虽与我都是差不多的漂亮,但只有我才有命享受像你这样好男人的情趣与劲力的福气嘛。”

当我笑着奇怪不解的问桃花,大嫂子为何像这样说时,她“嘻、嘻、嘻”的笑着轻声告诉我,石头大哥在卧房听自己的婆娘讲了我拒绝大嫂为她的妹妹牵线央求与我借种求欢之事后,就当即跪在床前哀求大嫂子说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龙儿兄弟不喜欢姨妹妹,那就不如哥哥代替兄弟与姨妹妹睡一晚,就对姨夫讲借种之事已按设想的顺利办完。

大嫂子见自己的既傻又笨的丈夫那种好色猴急相,本来很厌烦,可考虑到此事沒办成,在妹夫面前既沒脸面又不好交代,在想了想傻大个子丈夫的话后,觉得这样还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便去找妹妹商量,谁知她的妹妹正在被我拒绝的气头上很不理智,听姐姐说了姐夫提的办法后竟然赌气似的答应了,并违心的说“你东方小龙不要我,还是有人要我嘛。”

待大嫂子把她妹妹的话语伤感的转告了丈夫后,喜欢得早有此心的石头大哥,一个人躲在灶房里连续喝下了两斤片山大曲,又把他老爹配制的土性药半成品偷偷的抓一把吞进肚里,门也不再出,只等天黑便要与自己早已心仪的姨妹子勇猛疯狂的欢爱一个晚上,大嫂子说看那傻大个丈夫的神情好像会把她的妹妹生吞活剥与撕裂撕碎一样令人心悸胆颤。

我听怀抱里与我相吻着的桃花说完了这些话后,既感叹又遗憾的默默说了一句“蠢妇只会配愚男”这样的话,心里不由得想大嫂子的妹妹相貌虽靓丽漂亮,但内心并不通达聪明,未像个贞洁女人哪有我这个桃花婆娘好,始终对自己爱恋的男人年年的念念不忘,那么痴情的用生命的时光对我长年累月的守望,便又深长的热吻她一次后,夫妻俩才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