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九十七章 别致调情

小说: 我隐秘的官场情缘 作者: 官场风流 更新时间:2015-01-30 14:14:38 字数:4184 阅读进度:297/641

二百九十七章别致**

通过与省城里的银凤和李媛俩个当官的婆娘在专用电话中交谈得知,按原来我们商定的方式方法收取扶贫重点项目建设中标的中介费,她们俩都赚到了五百万元以上,我便叫她们不要给我打过来她们说的那么多的钱,只要她们每人打二十万元我有钱用就行,她们俩听后都是异口同声的问我这是为什么?并笑着说她们俩这次赚到了这么多的钱,完全是因为我出了关键性的大力才赚得的,至少应拿上一半嘛。。

我听后当即笑着连说了两声“谢谢”,随后便提议她们姑嫂姐妹俩个婆娘,在确保李媛绝对人身安全的前提下,可以充分利用与银凤的嫡亲哥哥李媛的名义丈夫上官银湘担任常务付省长的这种特殊关系和特殊条件,既善于又勇敢的钻改革开放政策的空子,把她们目前现有的存款与现金大部分都秘密用来购买即将上市的国有企业内部职工原始股票,达到借鸡生蛋和以钱生钱的目的,以实现第二次无本赚钱。

而银凤一听就说她们俩既不懂股票也不了解那些企业生产经营的情况怕受损失不敢买,我就鼓励似的说你和媛儿只管买到了时间当抛售时我会叫媛儿你们俩立即抛出去,这样做肯定会有大钱赚,说不定我们三人要想成为大富翁就靠冒现在这一下的风险,她听后这才俏皮的笑着说:“好吧龙儿,我们就按照你讲的办,反正我们俩人都是你的,钱更是你的,你自己要时刻当心点,别让我和李媛白辛苦了一场。”

接着李媛也是坏坏的笑着说:“龙儿,在如何利用改革开放政策和制度不健全的机会进行赚钱的事,我和凤儿是一点儿也不懂,也不敢怎么去冒险,总之是听你的话,你讲怎么办我们俩就怎么办,只是你自己确实要多多的当心点,到时你别误事把钱没有赚得,反而把我和凤儿亏得成了俩个一穷二白的贫困婆娘,我和凤儿及两个孩子都要你一个来进行供养,看你就凭你那点死工资是否同时养得起几个婆娘?”

放下电话后,我觉得银凤和李媛都说得对,各方面是要多当心点,便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及与她们六个婆娘的关系又想了想,觉得自已以后是既要认真工作与小心处理各个方面的关系,又要利用现有位置抢抓机遇,敢于钻改革开放政策与制度不健全的空子进行无本的多赚钱,不然的话像李媛说的那样靠国家发的那几个死工资不仅不能养活几个婆娘,而且自己年老的爹娘和众多的孩子们都要跟着我吃苦受穷嘛。

正在这样想着时,我的放在床头柜上面的一般正常使用的手机也唱起歌来,接起一听原来是不知不觉的已到了下班时间,白虎婆娘倩倩打电话过来问我下沒下班,说是已与金凤姐讲好我们这一大家人去龙凤美食街第一家饭馆共进晚餐,我听了自然是说正准备下班可以在一会儿后就赶到她们姐妹俩所定共进晚餐的地方,心里却在有趣的想倩倩还不知道她的结拜姐姐金凤这次在情事**性欢上已比她占了先。

在我赶到龙凤美食街第一家饭馆时,金凤金枝姐妹及靓儿和倩倩光儿母子都已到了,我们六人说笑着各点了一个自己认为可口并喜欢吃的菜肴,随即在吃饭时我喝倩倩从家里自带的茅台酒,她们姐妹三人和两个孩子喝饭馆提供的红酒与饮料,一家人就这样随意随和的共进了晚餐,在结帐时我不仅开了发票,而且还把这几个月她们姐妹两个吃喝玩乐的发票全部报了帐,连两个小孩子都说还是爸爸【叔叔】大方。

出歺馆后,金凤金枝姐妹俩先后都是爱恋的看了看我和倩倩,并体贴的说由她们姐妹俩带着两个孩子去看电影玩,倩倩便趁机对儿子小光说现在妈妈与爸爸有事要去办,叫光儿今晚就和姐姐小靓一起由两个姨姨陪着玩,就这样待她们姐妹俩分别悄悄的瞥了我一眼带着两个小孩走远后,一样直沒有说话任凭她们姐妹安排的我,便手挽手的带着已兴奋得脸发红眼发亮的倩倩到了市政府机关宿舍那个小套房里面。

未出我所料倩倩一进卧房与我激情的热吻一次后,她就喘着粗气不由自主的用秀丽的鼻尖嗅了嗅房间里面的空气,一边说着“嗯,好香,嗯,好香”,一边急急的给我解脱着衣裳,我也一边回应式的给她脱解着衣裙,一边笑着调皮的说:“乖婆娘,你今天只要找着了香味的出处,老公我从现在起到星期天晚上不做任何事,陪你一个人欢度两天三晚。”

谁知倩倩听后双眼闪烁着亮亮的彩光,并不理我的话只是急切的搂抱着我的腰俩人立即重叠在了床上,待她下体热乎乎水汪汪的生命泉眼把我下体粗长硬胀的生命巨棒全部吞噬包涵后,她才重重的吻咬了几下我的嘴唇快乐的喊了声“啊!好舒爽”,并急急的说:“龙哥,现在别讲那么多,快,我已支持忍不住了,你把我狠狠的欢爱舒爽一次再讲嘛。”

话未落音,倩倩已是上面用她此时已显得很是红润娇艳的小樱唇,又紧紧的吻咬着拼命的吸吮着我的嘴唇不松不放,下面则是用双手十指相扣的紧紧箍抱着我的大臀,同时又高高的翘起她自己圆圆的肥臀,使得我们俩的下体接触面积更宽了一些,无形之中又使我下体粗长硬胀的生命巨棒与她下体温泉潺潺的生命泉眼相互连接得也更深更紧了一点。

此时的我已经完全知道,与我相别的这两个多月以来,自己的这个具有白虎之体**十分旺盛高強的婆娘倩倩,未得到我的滋润浇灌已是渴极了饿坏了,因为我已感觉到了她与我相接触的身子,其皮肤已不再是原来的那么光滑娇嫩,有了轻微的粗糙感,原因也很简单,她毕竞是三十岁的女人了,再加上天生的又是白虎之体,这么长的时间沒有得到自己男人的欢爱滋润,当然会比其他女人更缺乏水分与营养。

于是我就很理解很听话似的不再说话,只是立即采用倩倩最喜欢的正面箍臀亲嘴式半蹲着与她激烈疯狂的欢爱,随着我生命巨棒对她生命泉眼强有力的极快速的沖击沖撞,我们俩下体的结合部位随即就发出了“啪、啪、啪”的大声清脆之响,顿时激得她双手不得不撑着床板,并摇头晃脑的叫喊着“啊!龙哥,你今天的劲儿好大让我好舒爽,真的好像把精神与劲力积蓄了两个多月如今才使用在我的身上嘛。”

不料倩倩的叫喊声刚刚落音,她就突然把脑袋猛的左右一摆动,身子也扭腰翘臀的上下又一浮动颤抖,随即又张开樱唇更为响亮的叫喊了一声“啊!我好舒爽”,同时下体的生命泉眼立即涌冒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生命热泉,并用双手箍抱着我的颈项,激动得语无伦次的说:“龙,龙哥,你你真好,二,二十几下,就就把我欢爱舒爽得,飞飞到了天上。”

我听了并未停下对倩倩的欢爱行动,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这个婆娘是千百万个女人中非常稀少的白虎之体与女人中间的**之王,不是我给她欢爱得一两回舒爽就能彻底满足的,必须在她高喊舒爽后还要对她继续不停的进行狠猛欢爱,待她被欢爱得达到无数回的舒爽,小樱唇虽然张开在糯动但已是发不出声音后,才能使她有彻底的舒爽满足之感。

于是我就更是加快加大了用生命巨棒冲击沖撞倩倩下体生命泉眼的速度与力量,当她又一次摇晃着脑袋颤抖着身子,下体的生命泉眼涌冒着第八回生命热泉,小樱唇虽微张着但沒有了声音时,我才在她的体内深处喷射了暴风骤雨般的生命甘泉,顿时又刺激得她的樱桃小嘴不停的喘气,下体的生命泉眼又连着涌冒了两回更多更稠的生命热泉,脸庞上瞬间显现出了二八少女般白里透红的娇艳娇嫩的美丽容颜。

半个小时后,身下与我相搂相连的倩倩恢复醒转了过来,她一睁开眼就比较似的分别抚摸着她与我的脸颊,随即欣喜得笑眯眯的说:“龙哥,巧咧,出现奇迹了嘛,你刚才只像这样欢爱滋润我一次,就已使得我这段时间显得有点儿粗糙的皮肤又开始变得有点儿光滑了,特别是显得比较干燥的身子好像又有了水分似的,你欢爱滋润我还蛮有效果嘛。”

此刻的我全身覆盖式的重叠在倩倩的身子上,本来就已感觉到了她皮肤上的轻微变化,听她这样一说后就知趣的立起上半身一看,惊奇的发现她的颈项、手臂、酥胸与**上的皮肤已是又有了点点的容亮光泽,心里便想倩倩这个白虎婆娘真是与我龙儿天生的有情缘,与我欢爱舒爽竟有如此的莫大好处,难怪她每次对与我的欢爱舒爽都是那么的恋与馋,只是可惜她这次与我的欢爱舒爽间隔了那么长的时间。

想到这里我便惭愧的上面柔柔的吻了吻倩倩绯红的脸颊,中间用双手轻轻的抚揉着她酥胸上似小山峰般俏挺的一双鼓胀乳峰,下面用已又硬胀粗长的生命棒慢慢轻轻的冲击冲撞着她下体仍是既热又湿的生命泉眼,同时自责有愧似的说:“倩丫头,我的乖婆娘,真是对不起,丈夫我这次出差下乡了这么长的时间,让你又寂寞的守了两个多月的空房。”

未料到此时已被我柔情的欢爱得双眼发亮的倩倩,未待我的话语落音,她就俏皮的拍打了几下我厚实的大臀,理解似的笑着说:“傻龙哥不要这么讲,男人奔事业女人图享受是我历来的观点,你出差下乡是为搞事业,事业搞好了,也才有地位有金钱养活孩子与婆娘,我守空房等待着你回来也是应该的嘛,更何况你一回来就欢爱舒爽得我又飞上了天。”

我听倩倩知书达理的这样说话当然是喜欢得上面立即情热的吻咬着她的小樱唇,下面马上加大了用生命棒冲击她生命泉眼的力量,同时又不由得高兴的想自己的乡村婆娘桃花给我精心制作的这套樱桃花枕头与床垫,真的很神奇,竟然会像有魔力似的,中午我才与金凤在这上面连着欢爱了四次,只与她相吻相连着睡了一觉几个小时后我与倩倩又在这儿欢爱舒爽,不仅未显一点的疲惫之态反而更像年轻猛男。

这时金凤打来电话告诉倩倩,说是已把光儿送到外公外婆的身边,要她安安心心的与我尽情尽兴的恩爱缠绵,此刻与我欢爱得正又漸入舒爽佳境的倩倩,含羞带笑的接听着电话,先是轻声的说了句“谢谢”,后又“嘻、嘻、嘻”的笑着说:“金凤姐你也过来吧,我们在市政府的这边小套间房,两个月未近女人的龙哥太凶猛了我承受不住,你来后我们姐妹俩既可以合力对付他,又可以轮流享受他的欢爱滋润嘛。”

谁知电话里立即传出那边好像是金枝在劝着金凤似的轻轻说:“姐你去嘛,今晚有我带靓儿嘛”,可金凤还是对倩倩笑嘻嘻的小声说:“倩倩妹妹,还是由你今晚先狠狠的刹刹你龙哥的男人气焰,明天再由我接着找他算帐,谁叫他让我们姐妹俩人苦苦的守了这么长时间的空房,这几天我们姐妹白天晚上都不能放过他,一定要他给我们作加倍补偿。”

不料倩倩听后仍然是一边兴高采烈的与我欢爱,一边装作支持不住承受不了似的对着手机“嗯呀、嗯呀”的呻吟似的哼唱,又惹得电话那边金枝又催促似的轻声说:“姐,你就快点儿去帮忙吧,倩倩姐姐好像确实是支持不住了,都开始像那样可怜的哼唱”,这一下子激得金凤对金枝笑着娇嗔的小声骂道:“妹,你一个黄花大闺女知道啥,这是你倩倩姐姐故意别致的与你龙哥**,她哪里会需要我去帮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