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四十七章 回忆想象

小说: 我隐秘的官场情缘 作者: 官场风流 更新时间:2016-02-14 02:21:52 字数:4300 阅读进度:347/641

第18章第十七卷踏实工作创新局面阴阳互补青春延长

第11节三百四十七章回忆想象

忠贞痴情的桃花一边用柔胖的双手箍抱着我的后臀,一边告诉我她是想着不能给我再增添麻烦和加重负担这个道理才奋力打起精神强作欢颜,既自己强行照常做事吃饭又苦劝爹娘正常吃饭,并一遍一遍的把不能再给落难的我增加负担这个道理讲给两位老人家听,这样爹娘又才强压着对我的牵挂忧虑,每天都多多少少的吃点饭,情况慢慢的好了一点。

我听到这里,非常感激似的上面用大嘴唇柔情款款的吻了吻身下桃花红润的小樱唇,下面用又恢复得粗长坚硬的生命巨棒又开始轻轻缓缓的冲击着她下体热汁满满的生命泉眼,柔声说:“乖婆娘,你想得好做得对我真是好感激你嘛。”

桃花一听就一边扭腰翘臀的迎接配合着我生命巨棒对着她生命泉眼的冲击冲撞,一边微笑着谦虚的说:“傻龙儿,我是你的婆娘,那么做是应该的讲什么客气话嘛。当时我知道自己的责任就是伏侍好爹娘,不能让老人家出问题,这是作为你婆娘我对你最大最好的帮忙,可要伏侍好爹娘,我自己的身子也不能垮呀,所以我就尽量的少想烦心之事尽量的多想你对我好对我憨让我快活的美好时光,同时自己又下定决心伏侍好爹娘,一定要帮助你度过这次被人陷害的难关。”

说到这里,桃花看我满意的眉开眼笑后,又用柔胖的一双小手分别抚摸着我的脸颊与颈项,微笑着告诉我,有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好像是到了仙龙大山的大迷洞边上,看见观世音菩萨突然出现在前面的半空中,她就忙跪着哀哀哭求菩萨大发慈悲救救她落难的丈夫龙儿,菩萨听了就指派跟在后面的一个彩衣小童子来到地面对她宣读了钧旨。

菩萨钧旨的大意是说她家正落难的丈夫龙儿沒有做伤天害理之事,不仅一定会躲过这场灾难,而且以后还要当官,只要她把龙儿的爹娘伏侍好,以后还有好正果报应到她的身上。她听后自然是又跪着谢了菩萨心里很是高兴喜欢。第二天她就把梦中菩萨指点的事悄悄的告诉了爹娘,两位老人家听了自然是心情好了许多,身子沒有垮沒有给我添加麻烦。

而桃花自然是心中有数安定多了身子还是与原来一样,沒有像我的那四个婆娘那样有不同程度的问题与损伤,仍然显得很靓丽漂亮,就只是与我进行欢爱快活间隔的时间太久了,已对我好要好想一闭上眼就想我对她像刚才这样猛憨。

我听后既非常感激又很是喜欢的一边挺直着下体粗长硬胀的生命巨棒与桃花进行着疯狂猛烈的欢爱,一边不由得默默的想本人确实是沒做害人利己的亏心事,干什么事都是按中庯秘方的原则走中间路线,得饶人处且饶人能帮人时都帮忙,就是对无故整治我以怨报德的人我也沒有以怨报怨。

正因为如此,观世音菩萨才会给此时与我欢爱得很快活的桃花托梦,说我沒有做伤天害理之事一定会躲过那场**灾难,以安爹娘和桃花为我日夜牵挂担忧的心思,不然的话俩个老人家和桃花都会因担忧牵挂我在落难中的安危身体大受损伤,甚至年老的爹娘会因忧虑我的安危而病故身亡。想到这里,我柔情似水的吻了吻桃花的小樱唇,笑着故意问道:“乖婆娘,丈夫我假若未躲过这场灾难,你会怎么办嘛?”

未待我的话语落音,桃花就已用她那双柔胖的双手搂抱着我的头,深情款款的看着我的脸庞,用诚实的语气认真的说:“龙儿,假若你真的未躲过前年的那场灾难,我代你好好的伏侍爹娘,给两位老人家养老送终后,立即随你相伴九泉之下来相见,决不会多在这已沒有你的世界上多活一天。”

我听了既爱恋桃花对我的痴情,也喜欢她对我的诚实,便对她欢爱得更是兴奋有力,使得她扭腰翘臀的抖颤着身子显得更为快活欢畅,可在嘴里自己却是又故意嗔怪似的说道:“桃花你真是一个傻婆娘,你像那么做发儿又怎么办?”

不料身下已被我欢爱得脸颊红扑扑的桃花一听竟然未作丝毫的考虑停留,立即非常痴爱痴恋似的吻了吻我的脸颊与颈项,并像胸有成竹似的大声回答道:“发儿已二十多岁长大了,一个男子汉完全可以脫离爹娘找饭吃嘛,我不会为了已长大的儿子,去影响我们夫妻俩早日恩爱的相随相伴。”

未待桃花的话语落音,我就已被感动得立即紧紧的吻咬着她此时更显得红润娇艳的小樱唇,待夫妻俩热吻得快要窒息而不得不分开一点点后,喘息未定的我用非常激动的语气说:“桃花,你真是世界上让我既最动心又最喜欢的乖婆娘。”

这一来桃花又喜欢得“嗯”的应了一声,兴奋的用柔胖的双手又紧紧的箍抱着我的后臀,并高高的翘起她自己下体肥肥的圆臀,同时用小樱唇重重的吻咬了几下我的大嘴唇,急促得口齿不清似的说:“龙儿,再重重的使劲,你最动心最喜欢的傻婆娘又好要好想你把我欢爱快活得飞上天嘛。”

我见状便知道自己这个乡村婆娘桃花的身子本来是正处于女人如狼似虎的年龄段,这两年未与我进行欢爱快活是显得干旱饥渴,今晚只给予一次的滋润浇灌怎么能达到快活无限,只有再连着两次的与她进行疯狂欢爱,让她再接着多回的快活得飞上天,她的身子才会像干旱得快要凋谢的樱桃鲜花经春雨的充分滋润与浇灌后回复到盛开时的娇嫩鲜艳。

于是我便先用桃花较为敏感的正面扛腿抓肩式与她激烈疯狂的欢爱起来,当她下体的生命泉眼又是第七回涌出生命热泉时,我松开下体生命巨棒的龙头,给她体内深处趁势喷射了一次如暴雨般的生命甘泉,顿时激得她下面生命泉眼连着第八第九的两回涌冒着既多又稠的生命热泉,上面小樱唇相应的连着娇媚的欢叫了两声“啊!坏龙儿,你把我欢爱快活得又飞上了天”,脸庞上瞬间又显现出了桃红色的彩光。

看身下的桃花如此的喜欢与我欢爱快活,她又同时有那么美丽得难以用言辞形容的奇异效果,再加上我下体的生命巨棒仍沒有一点儿显得疲软,我便沒有作一下任何停留,随即接着就用她极为敏感的后体位箍肩跨臀偏头亲嘴式,与她先缓后急先轻后重先浅后深的长时间更加疯狂猛烈的进行欢爱狠憨,她体内深处再又一次接受我生命巨棒喷射的暴雨般生命甘泉冲击与洗礼时,她下体的生命泉眼已连着涌冒出了第九第十这样两回的生命热泉,并偏转着头眉开眼笑的看着我,小樱唇轻轻的欢叫出了“快活”两个字,同时脸庞上长时间红扑扑的像三月刚盛开的樱桃花一样显得美轮美奂。

此时的我忙知趣的侧起身,欣赏似的观看着桃花那奇特美妙的下体,只见她下体的那呈樱桃花形状的体毛变成了桃红色闪烁着亮亮的彩光,而肥胖柔嫩的生命源竟然在瞬间又变成了美丽娇艳的樱桃花鲜红色花瓣,特别是正中的生命泉眼又像樱桃花的花芯一样红灿灿的显得非常的娇嫩娇艳,不无爱恋惊奇的我一直看着这人世间很少稀罕的奇异美景自然消失恢复原状后,才与她按照传统习惯一块儿欣然同眠。

天色快亮时,身下先睡醒过来的桃花俏皮得上吻下揉的一下子就弄醒了我,我自然是像娇宠城里那四个乖婆娘那样搂抱着她上了一趟卫生间,一回到床上她自然是非常主动的与我又相吻相搂相连的重叠在床上,显得很是惬意与喜欢。

我正正的压在桃花柔软丰腴的身子上,调皮的咬含吸吮了几下她丰满洁白酥胸上俏挺着的一个似小花蕾般的红蓓蕾,随即用双手分别轻抚着她脸庞上两边俏丽的脸颊,并坏坏的笑着问道:“乖婆娘,看你昨天晚上对我的那付欢爱饥馋模样,肯定是非常的又饥又渴了吧,这次两年时间我都未像昨晚那样压着你猛憨,平时的日子里你对我想不想嘛?”

谁知身下的桃花一听就幽怨爱恋的看了我一眼,她把酥胸上俏挺着的另一个红艳艳的蓓蕾主动喂进我的大嘴里让我吸吮,随即娇嗔的说:“坏龙儿你还讲我馋,你也沒有想一想,原来耽误了那么多年,这次又是相隔两年那么长的时间都沒像昨天晚上那样与我欢爱猛憨,一见你我就巴不得把身子立刻粘贴在你的身子上咬你几口,以后再像那样几年的不欢爱猛憨我,看你回来我还理不理你还给不给你笑脸?”

我听桃花这样对我娇憨撒娇似的说话,喜欢得柔情蜜意般的吻咬吸吮了一会儿含在大嘴里面带有樱桃花香味儿的红蓓蕾,随后笑着明白理解似的说:“原来是为这个原因,难怪我昨天上午回来后你半天都对我不理不睬的一直未开笑脸,是我不对未做好当丈夫的职责乖婆娘你受委屈了嘛。”

桃花听了先是喜欢的用小樱唇柔情似水的吻了吻我的脸颊,随即就用可怜楚楚的眼神看着我,用不好意思的语气,颇为娇羞的说:“坏龙儿,你问我平时对你想不想,我怎么会不想,不仅是想而且还是非常的想,白天忙着做事还不觉得可到了晚上只要一上床就会闭着眼睛,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你原来那么多次的压在我身子上使劲的欢爱猛憨,一个晚上总要那么不太深透的快活一回,醒过来后再把内裤替换。”

说到这里桃花看我理解相信似的点着头并同情的吻了吻她洁白柔长的颈项,她就非常痴迷留恋似的用柔胖洁白的双手箍抱着我下体的后臀,柔情款款的吻了吻我的嘴角,美目突然含着泪花,用可怜兮兮的语气说道:“龙儿,你昨天晚上压在我身上从前从后把我连续不断的欢爱猛憨了那么多次,比我平时想象的不知要快活多少倍,不知你回城里后我又想你像那样欢爱猛憨我,不知还有沒有那种可能嘛?”

我听后心里觉得身下与我相搂相连的桃花既可敬又可怜,未想到她对我情深忠贞如此,平时靠回忆与想象着与我进行欢爱猛憨也能达到极度快活,难怪她这个沒文化的乡村婆娘,不像城里我那几个有文化的当干部的婆娘的身子出各种毛病弄得那么可怕难堪,她的身子是情感在純朴的想象中自我调节后才保持得稍微要好一点,真是我可敬的乖婆娘。

同时又非常可怜桃花经过我这次回来与她真正身贴身的欢爱猛憨得达到那么多回极度快活后,又要她凭着大脑的回忆与心里想象着的和我进行欢爱猛憨这种虚飘飘的情景去达到那种不通不透的快活,将会是多么的痛苦与困难。世上像这样既忠贞又痴情的婆娘又能有几人,真是可怜可叹。

于是我一边喜欢欣慰的对桃花上吻下揉的柔情蜜意般的进行不断爱抚,一边在心里暗自决定自己以后两个月左右一定要回来一趟,一是来看望苍老进入岁月倒计时的爹娘尽尽孝道,二是不能再让身下此刻正被我情热爱抚得很兴奋的桃花再长时间的像原来那样孤零零的独守寂寞凄凉的空房。

假若桃花真的像那样长期年复一年的仅凭回忆与想象中的和我进行欢爱快活,沒有一点儿实际的**情事内容,像那样无休无止的画饼充饥和望梅止渴,时间长了她的精神与身子肯定都会出现非常严重问题,那么我的几个婆娘中间她的这朵鲜花就会先行凋谢,到时我的良心将会永世不安。

想到这里,我便上面吻了吻桃花俏丽的脸颊与洁白的颈项,下面用生命巨棒又开始轻轻缓缓的冲击冲撞着她下体早已是热汁满满的生命泉眼,安抚安慰似的说:“乖婆娘,你放心,现在环境与条件比原来都要好得多了,我决不会把你和爹娘放在乡下不问不管,间隔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就在周末自己开车回来一趟,既看望一下爹娘又对你欢爱猛憨一至二晚,让你又像原来那样定期的得到丈夫我的滋润与浇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