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时间长河⑦时间长河的守护者

小说: 网游之梦幻法师 作者: 才不是妹控 更新时间:2019-11-08 20:36:06 字数:3150 阅读进度:2512/2517

因为没有玩过那款大名鼎鼎的受苦游戏,楚扉月并没有get到另外一个自己的梗。但是这并不妨碍楚扉月理解另一个自己向自己灌输的这些理念。

晶壁系的碎裂原因已经找到了,就是梦幻女神作的妖。梦幻女神截取了一段世界线,然后把这本来很顺当的世界线无线分裂,导致了时间长河在流经这里的时候,流量突然增大,从而对这段世界线上的所有晶壁系造成严重的压迫。做个形象的比喻,就是一根水管本来流量是100吨每小时,然后管子的最大承载流量是120吨,结果在一段管路上突然接入了一根水管,又往这根管子里注了50吨每立方米。虽然这后注入的部分会在下游重新被分流,但是在它们合流的这段管路上,水管中的水压已经超过了水管的最大承受限度,会裂开也是在所难免的。

正常的水管里流淌的是介质,了不起也就是高低温有毒有腐蚀性,顶天再加上个有辐射性。但是晶壁系后面流淌着的可是时间长河,要是晶壁系崩溃了,这个世界肯定也会被撑炸,那就什么都完了。

但是在了解了梦幻女神为什么要这么做之后,楚扉月心里却是万分赞同她的这个做法的。可以说,楚扉月自己也是梦幻女神追求的无穷多种可能性里面的一种。梦幻女神是一切的源头,也是最初的那个楚扉月,至于后面被分裂出来的那些楚扉月,严格意义上来说,实际上全都是梦幻女神的“分身”。现在,梦幻女神给了这些“分身”一个上位的机会,只要击败拥有与她相同实力的时间长河守护者,梦幻女神就可以放弃自己“本体”的身份,让战胜自己的那个“分身”的世界线成为真正的世界线。

而楚扉月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因为按照另一个自己的说法,梦幻女神截取的世界线并非无限长,而是有着一个明确的界限的。起点是《梦》开服的前几天,给每个世界线上的自己留出足够他们消化那些知识碎片的时间,而这些知识碎片将对每一个楚扉月进入游戏后的起点起到决定性的影响。就像楚扉月,他就是因为知识碎片里的那些魔法记忆而走上了元素法师这条道路,并且把这条路走到了尽头,差不多已经无路可走的程度。

并不是每个楚扉月都是元素法师。在梦幻女神的那条世界线,梦幻女神在沁月死后,使用沁月的身体孑然一身的又生活了无法明确计算的岁月。在那段时间里,知识是她唯一的解药。她积累了几乎无穷尽的知识,包括但不限于魔法、科学,甚至还有与术士有关的知识、与德鲁伊有关的知识、圣骑士、科学怪人、异能者……等等等等。这海量的知识储备构成了梦幻女神所追求的无限可能性,为了让自己拥有够多的知识去武装更多世界线上的自己,梦幻女神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了一部莫得感情的学习机器,不管那些知识有用没用她本人感不感兴趣,她全都学懂

弄通了。

这段无限分散的世界线的起点是固定的,终点同样是固定的。当楚扉月推开梦幻门扉,来到界族所看守的晶壁系面前,以自己的手触摸到晶壁系上的裂痕时,世界线就已经开始向着梦幻女神所经历的那一条世界线收束。

说得明白点,就是只要世界线收束完毕,沁月就会因为各种无法预料的原因而死去,并且是无法被复活的那种彻底死亡!

这件事情很离奇,要是有时间的话,楚扉月肯定会去质疑的。但是如果是真的呢?楚扉月不敢赌,也完全不想去赌这个信息的真实性。就算是假的,如果是假的……如果这个消息可以是假的,那么不管这另外一个楚扉月是出于什么目的而说出这样一个谎言,楚扉月都会怀着庆幸的心情慷慨的踏入他的陷阱。

加入世界线的收束是从楚扉月推开梦幻门扉开始,那么到现在为止,主位面已经过去多久了?留给楚扉月的时间又还有多少呢?

哪怕楚扉月已经在这门后的世界经历了十五万年的光阴,对亲人、爱人的思念也并没有因此而淡泊多少。甚至恰恰相反,在宇宙间航行,无聊到快要疯掉的时候,楚扉月唯一能够抵抗寂寞的方法就是将自己记忆中那些美好的瞬间翻出来,一遍一遍的回忆。在这几乎是把每一份每一秒都掰开来揉碎了捂在心口的回忆中,他对沁月、对来妃,对所有和自己亲近的人的思念早就已经膨胀成了可以和寂寞抗衡的巨大的情绪怪兽。等到再一次相见的时候,他会做出什么来,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就在他万分、十万分、百分之一百亿的希望着和他所思念的人重逢的时候,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他最在乎的人会因为他的原因而死去,再也无法相见,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接受。

所以楚扉月已经一刻也等不下去了,在了解到了自己需要做什么之后,楚扉月就写字对另一个自己说道:告诉我那个时间长河的守护者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就要弄死它。

另一个楚扉月也被楚扉月这种积极性感染了,咧开嘴笑了笑,说道:“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还真的可以办到。”

“时间长河包容一切,自然也包括我们。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它的面前,从这里离开后,你就会面对我们这些可能性的源头,一个全知全能的神明。只有战胜它,你才能改变那注定悲伤的未来。现在,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准备好么?”

不用废话了,来吧。楚扉月感觉这另外的自己真的有些墨迹。

但刚才那一次提问也是最后的确认了,在又一次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另一个楚扉月便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我在这里的使命结束了,祝你好运,我的……”

他的话根本还没有说完,楚扉月面前的世界就突然布满了

裂痕,然后轰然破碎。楚扉月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猛然间发现他其实根本就没有进入到什么镜中世界,实际上碎裂的就是他面前的那面镜子。

但是刚刚另一个楚扉月对他说过的话他却还记得清清楚楚,那显然并不是楚扉月自己的妄想。

是幻术?还是催眠……无所谓了!现在楚扉月需要面对的是拥有和梦幻女神同样实力的时间长河守护者,而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战胜它!

破碎的镜子逐渐消失,一股远比时空乱流更加强大的能量流从镜子后面的破口中冲了出来。无数个光点冲刷这楚扉月的身体,让楚扉月在一瞬间体会到了灵魂离体的奇妙感觉,似乎距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小点。

无数的画面在楚扉月的眼前以极高的频率闪动着,无穷多的咨询就像宇宙大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一样,朝着楚扉月的灵魂汹涌而来。星幕帝晶瞬间出现,在楚扉月的灵魂前构筑起了一道防线。但是这一次,哪怕是星幕帝晶也无法完全抵挡这海量的咨询洪流,在短短一瞬间之后,那颗象征着楚扉月星幕女帝身份的星幕帝晶上面就出现了裂痕,并且快速的扩散,很快就蔓延到了星幕帝晶的每一个角落。

星晶是星幕圣女的象征,星晶遭到破坏往往意味着星幕圣女的死亡。以星幕圣女的身份来看,楚扉月现在的处境十分的不妙。

好在星幕帝晶虽然上面布满了裂痕,但终究还是没有从楚扉月的额头上脱落,而是以一种几乎沙化的状态依然黏在楚扉月的额头上。

多亏了星幕帝晶的牺牲,给了楚扉月一个适应这种能量洪流的缓冲时间。

只要没有一瞬间就被秒杀,以“言灵”能力无所不能的特性,楚扉月几乎可以应付任何事情,被这种夹杂着无穷大咨询的能量洪流冲刷显然并没有超出“言灵”可以处理的范畴,所以楚扉月抓住了星幕帝晶为自己争取来的这极短时间,对这股能量洪流说出了“安分一些”的指令。

“言灵”能力生效,几颗铭文直接定住了这股能量洪流,让这些本来从镜子破碎后形成的缺口中喷出来的能量洪流彻底静止。

楚扉月这才发现,镜子的背后竟然就是时间长河本身。之前那些冲刷过他的身体的光子,实际上就是时间长河中不计其数的世界线分支。

怪不得就连星幕帝晶都抵挡不住,这些光子每一颗都蕴含着一个世界线上所有的资讯。星幕圣女再怎么强,终究也不是神,怎么可能以区区一个个体承载其一整个世界的重量。星幕帝晶竟然能够挡住几下世界级咨询的撞击,在楚扉月看来,星幕圣女这个种族已经牛逼的不行了。

虽然经此一役后,楚扉月的这颗星幕帝晶可能也要寿终正寝了,但它已经做得够好了。接下来,该看楚扉月自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