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 到底怎么处理的

小说: 邪恶总裁宠翻天 作者: 糖圆 更新时间:2019-07-12 02:20:36 字数:3027 阅读进度:1158/1370

“嗯。”楚念念点头,六年前她不懂,强拧的瓜不甜,感情勉强不来这个道理。

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她已经彻底想明白了——

这世上,什么事情都可以通过努力获得,唯独感情不能。

不爱就是不爱,勉强在一起,带来的,只会是痛苦。

坚持了那么多年,她已经累了,也痛够了,不想再坚持了。

就趁着这个机会,放彼此自由吧。

只是楚念念没料到,光是做决定,就已经如此地难受,心脏痛得几乎要裂开。

她忍不住想,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彻底地把严爵忘掉吗?

看着坐在陌生的环境,和坐在床畔的母亲,楚念念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

六年前,女儿亦步亦趋,追着严爵跑的事,楚洛青是清清楚楚看在眼里的。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女儿做这个决定,有多么艰难。

母女俩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久久之后,楚念念才稍稍调整好情绪,开了口,“妈……”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楚洛青听到女儿的声音,立刻起身,关心地问。

楚念念微不可见地摇头,沉默了好几秒,才沙哑着声音开口,“当年那个孩子……后来……是怎么处理的?”

孩子……

没想到女儿会问这个事,楚洛青额际的青筋突突地跳,有那么一瞬间,脑子完全是空白的,无法思考。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该告诉女儿实话,还是继续瞒下去,紧紧地抿着唇,陷入了纠结。

六年,让母子俩六年不能相认,已经非常残忍。

她真的要继续隐瞒下去吗?

可是不瞒着,女儿才二十多岁,以后还要嫁人的,带着孩子,总归是不好……

……

楚念念不知道母亲的纠结,还以为她怕自己伤心,才吞吞吐吐地不肯说。

扯唇笑了笑,努力地装出一副轻松的表情,“妈,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我早就想开了,你不用担心我受不了……”

楚念念原以为她自己已经很镇定了,可话说到一半,胸口还是疼得厉害,她顿住,暗暗地吐纳了一番,才继续往下说,声音干巴巴的,“孩子……是被医院集中焚烧处理了……所以什么也没有留下吗?还是……有留下点什么东西……?”

“这……”楚洛青沉默了下,“当年的情况实在是太混乱了,我被吓得六神无主,根本没在意这个事……当年的手术,字是你爸爸签的……晚晚,你先休息,我去把你爸爸叫起来,问下他到底怎么处理的,再告诉你,好不好?”

楚念念不是傻子,会看不出来母亲刻意的闪躲。

不过,她并没有想太远,只觉得母亲是怕自己自己现在的状态,听了会受刺激影响身体,才会避开不谈。

反正事情已经说开,当年那个孩子,到底怎么样,迟早都会知道,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想到这里,楚念念点了头,“好。”

“那你好好休息,妈妈去问问你爸爸……”

语毕,楚洛青起身,匆匆离开了病房,脚步仓促,像是身后有恶人在追赶一样。

楚念念看着,什么也没说,淡淡地扯了下唇,收回目光,慢慢地转头,看向窗外漆黑的月色,感觉自己的心情,比那浓墨般的夜还要黑,还要沉……

◆糖圆作品◆主角:严兽vs唐心◆

楚洛青几乎是用逃的,离开的女儿的病房。

轻轻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楚洛青双丨腿一软,差一点没直接瘫到地上去!

幸好及时地扶住墙壁,才勉强算是站住。

她深吸了一口气吐出,稳了稳情绪后,才跌跌撞撞地往客房奔。

……

季乔生才刚把儿子哄睡,闭上眼打算眯一会儿去子的班,就被叫了起来。

怕吵醒儿子,夫妻俩无声无息地离开,到走廊外头。

“怎么突然这么急?还把我叫到外边来?严家那边打来了吗?”季乔生说着,自己先紧张了起来,四下查探,生怕严家人突然就从哪个角落出现。

见走廊空荡荡的,除了他们夫妻俩外,只有巡夜的护士,和一两个病人家属在走动,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但是后背,还是被吓出了一层的冷汗,显漉漉的,跟刚从水里捞上来没什么两样。

楚洛青抓着丈夫的胳膊,在公共座椅上坐下,声音压得极低,“不是严家那边的事……”

季乔生愣了下,“不是严家那边打来了,那是……?”

楚洛青深深地看了丈夫一眼,才开口,“刚才,晚晚问我,六年前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你告诉她了?告诉晚晚少恺就是——”季乔生有些激动,音量不由自主地扬高了一些。

下一秒,意识到自己激动了,赶紧又压低声音,“你怎么跟晚晚说的?你没告诉晚晚,少恺就是当年那个孩子吧?”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一点顾虑也没有,就直接说了?我没说,找理由搪塞过去了。”楚洛青摇头。

“晚晚没有追问?”季乔生很了解自己的女儿,不可能那么好糊弄,能被妻子随便找理由搪塞过去。

楚洛青当然知道丈夫在怀疑什么,叹了口气,“我跟晚晚说,当年我整个人都混乱了,不记得了,我告诉晚晚手术是你签的字,跟她说找你问清楚了,再跟她说。”

季乔生:“……”

“乔生,现在怎么办?要告诉晚晚实情吗?”楚洛青拧着眉问丈夫。

季乔生没有立刻回答。

他沉默着,似乎是在思考,要怎么办。

楚洛青知道这件事很难决定,没有催促,静静地等着。

等着丈夫做决断。

没有人说话,走廊上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两人就好像被世界隔开了一样,除了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声,再也听不见其他。

就这样沉默了久久。

楚洛青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对了乔生,晚晚她……什么都想起来了。”

“你说什么?”季乔生猛地抬头,瞠大着双眼看妻子,声音干巴巴的,“洛青,你刚才说什么?你说晚晚她……”

“嗯。”楚洛青点头,“晚晚什么都想起来了,她刚才亲口跟我说的。”

季乔生看着妻子惶惶不安的样子,一颗心也跟着揪了起来,“晚晚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是因为这次的意外?”

“嗯。”楚洛青点头,“乔生,晚晚什么都想起来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还要继续瞒着孩子的事吗?”

季乔生沉默。

久久之后,才开口,问妻子,“你怎么想的?”

“我……”楚洛青停顿了下,才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不想晚晚和少恺再这样下去,那样太残忍了……”

季乔生没有说话。

他又长长地沉默了好一会儿,“严爵……晚晚她……有跟你提及严爵吗?”

楚洛青点头,“说了,晚晚说,她已经想通了,以后都不会再见严爵……”

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季乔生一瞬间的怔愣。

他还以为,以女儿对严爵的迷恋程度,会继续跟严爵纠丨缠不清,没想到……

“你想告诉晚晚吗?”季乔生问妻子。

“晚晚才二十七岁,以后还要嫁人的,说了,影响到她未来的生活怎么办?”楚洛青说到这里顿住,沉默了良久,才又开口,“反正晚晚跟严爵不可能,少恺的身份也瞒了这么多年,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揭穿……”

“如果你问我的意思,我是想,既然都瞒了,那就瞒到底,省得又惹出一堆的麻烦。”

季乔生没说话。

半晌后,才开口,“严家那边,不会这么容易擅罢干休的,严爵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早晚……会找到这里来。”

“找到又怎么样?晚晚不想见他,想要放下过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严爵还能强迫着不让吗?他又不爱我们晚晚,不过就是愧疚而已。真找来了,坐下来,把话说清楚,彻底地撇清关系,就行了。”

撇清有关系?

季乔生说不出什么表情地扯了下唇,没办法向妻子那样乐观。

严家那边,要是那么好应付,他们又何需离开s市那么多年,藏藏掖掖的就怕严家人发现少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