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华云基金的条款

小说: 咸鱼的自救攻略 作者: 貌似高手 更新时间:2019-11-08 20:32:11 字数:5638 阅读进度:991/996

楚垣夕相信兄弟们能解决,因此一直等着看一场打击投机倒把的好戏,结果还没到下午两点呢,杨健纲突然找过来了。

还以为他又出什么幺蛾子了,结果杨健纲开门见山:“听说你要开发类似传统单机RPG游戏的UGC平台?”

“有这个想法,还没有实施,赵杰跟你聊了?”楚垣夕之前跟赵杰说完倒是确实让他跟杨健纲沟通一下来着,没想到都聊完了。

“是啊,但是你知道开放自制DLC下载收费会被玩家骂成什么样吗?以前不是没有过,都被玩家骂疯了啊。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噢,原来杨健纲是来关怀自己的,楚垣夕不由得松了口气。

巴人信息替巅峰视效做宣传不可能一直做,不然就会形成视觉疲劳进而伤害粉丝。所以宣传了五六天之后强度下降,杨健纲那边已经开始寻求别的渠道进行宣传。

不过总体进入官网的人数、PC客户端下载量还有最关键的,用户提交成品数量这些,暂时都还很一般,不凉但是肯定也不算热闹,而且增长曲线趋缓,推广投放效果越来越弱。

关键是这么一点点时间,不可能有什么爆品被用户提交上来。别说爆品,就算正常能看的作品也难,绝大多数用户还在学习教程,熟悉引擎,以及跟着教程手把手的复现教学视频的制作流程呢。目前玩家主要的声音是——为什么不做成可视化操作的客户端呢?

所谓可视化,就是让用户在编辑器内直接抓人物、放特效、换场景等等,现场通过肉眼调试。而写表格则是把要调整的参数写在表格里编译,编辑器播放编译后的结果。

换言之,大部分人对于用“写表格”的方式制作视频非常不习惯,谓之反人类。

但实际上用户们不知道的是,在编辑器内肉眼看着调出来的东西,等到编译成视频播放出来完全是另一种感觉,反而不如编表效率高。这就是不懂得3D特效电影制作流程的导演非要强上,制作出来的成品怎么调都没法调出好的效果的原因,拍的时候真人部分好好的,以为用特效补上其它地方就好,结果一上特效完全出戏。

譬如说郭导的《绝技》就属此类,反而是剧本同样糟糕的《阿修罗》,在特效方面更专业。问题是玩家不懂的这个道理,除非再给他们开发一套可视化引擎,对比之后才会真香,这个无用功是不可能去做的。

对巅峰视效来说,到明年春天之前的时间都要考验运营的功底。怎么持续保持住这群创作型用户的热情,怎么形成小圈子内的自嗨,并且适时的吸纳一些新鲜血液,适时的投放一波奖励,让走在前面的创作者得到精神或物质上的满足,继续用爱发电。

这个过程中当然也可能捅娄子造成用户流失。所以现在楚垣夕对巅峰视效还不大放心,十分不希望听到坏消息。

对于杨健纲的这个问题他早就考虑过,“你说的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存在。”

“你现在这么说,到时候会被玩家骂哭的。”

“不是,老杨。你现在都已经在搞平台了还不懂吗?咱们这个DLC跟那些被骂哭了的不一样。”楚垣夕对杨健纲做平台的眼光感到担忧,“我们做,肯定是以平台化运营的角度去做,而那些因为DLC收费被骂哭了的不是。什么叫平台化运营啊?”

说话间楚垣夕来了个战术后仰,杨健纲心说我应该给你照下来发B站去!

“平台化运营就是对我平台有好处的,不会被玩家骂的,我才让它在平台上收费,否则不收费,明白不?要签约的,要审核才能上架的,每个DLC都要看试玩数据的,用户有试玩和购买的过程。

就像起点,也不是所有书都收费啊,只有好评多的、数据高的才能签约,签了约上了架的才收费,而且仍然有一部分免费章节试看,不喜欢的用户根本就不买。你那也是一样啊,你平台上的动画片你总不会让用户从第一集开始买吧?你也不可能全都签约吧?

你光看见这么做的被骂哭了,你那些被骂哭的根本就是玩票,没有当成一项事业去做,明白不?产出的数量又少,用户没的选,而且直接收费,那能不骂么?买完就坑爹换你你也骂啊。”

杨健纲胡撸着后脑勺走了,心说简直了!替楚垣夕操这份心干嘛呢?自己都能想到的问题他肯定能想到嘛。

不过楚垣夕有句话让他忧心忡忡——数量才是关键。对他来说数量何尝不重要呢?平台上有一万部作品,用户来了能挑花了眼,不可能都看,只能有选择的试看购买,根本骂不出来,要骂也是骂自己眼瞎。但如果只有十部呢?选择范围决定了用户会不会无脑开喷,做游戏的DLC也是同理。

说话的功夫就已经过了下午两点,楚垣夕等杨健纲走了,上微博一看,奸商们都怒了!

从早晨开始收购压力就大增,但是为了维系住炒作出来的价格曲线只好硬挺着,原想着这么小的一个小破游戏那还不是随便操纵价格么?结果特么出活动了!我可去你大爷的吧!

楚垣夕后来也理解奸商的心理了,这游戏刚开服比较容易控制价格,但是以巴人娱乐的选产,以巴人集团的游戏用户数量,不可能不给导量的对吧?

这么一导量,都是奸商们的用户红利啊,而且是精准红利,每个用户都缺合同,无论怎么导流都是僧多粥少,只能找奸商买货。特别是炒作之风一起,游戏内打到合同的也不会轻易卖出了,更不可能以白菜价卖出,都是他的价格同盟。但是那些非专业的玩家怎么可能比的过专业的呢?光一个高星级的淘宝店就卡住绝大多数人。

结果特么万万没想到游戏公司周日这天突然加开爆合同的活动,事先没有任何预告,而且一开就是掉率×5,这还玩毛?

虽然我们先死,但是你们这是在自杀啊!啊——

因此巴人娱乐的微博下面突然评论数激增,有很多玩家自发的上来叫好,并请求这个爆率常态化。

常态化是不可能常态化的,都常态化了这个游戏的寿命也就要缩短几十倍了,而且商城道具更加乏人问津,你们弃坑的速度×10,这能行?

而另一批人则是阴阳怪气,有直接泼脏水的,有痛斥游戏公司突然调爆率不预告的,还有呼吁《动物公司》上链的,做成区块链游戏,让每一张合同都上链,保持信息透明公开。

这么一热闹,其它情况不论,反正服务器进人的速度是出现明显的上撬,从运营的角度来说肯定是成功了。

而且这一次因为做的是放置型的小游戏,赵杰亲自操刀服务器代码,比较大胆的尝试了大服策略。这也是游戏的一个卖点,所有玩家同服,不过楚垣夕觉得这是虚假宣传。

虽然赵杰使用了一些动态调整虚拟子服务器之类的方案,但本质上还是小服的数据库存储策略,换汤不换药,在玩家看不见的地方还是要不断开新服的,不然数据存储会乱。换言之,赵杰根本就没有技术去设计supercell那种全球同服全盘调度数据的服务器,数据库就搞不定。

只不过因为这个游戏的玩家交互只有市场,连竞技场都没有,所以数据交互与保存的规模和密度都是眼见的低,可以钻空子。于是赵杰就钻了这个空子,实现了市场的全体玩家同服。不过楚垣夕感觉很虚,特别是突然出了奸商炒合同的事情,赶紧让赵杰模拟一下被黑客攻击的情况下会不会直接瘫痪。

至于奸商们的哀嚎,楚垣夕心说你们提区块链根本没用啊,这是我们官方调了爆率之后用户自己爆出来的,又不是我们从后台改出来的然后投放给用户。区块链最搞笑的地方就在于能够产生实际用处的地方还是太少,很多场景使用区块链其实也没有任何价值,不用效率反而更高。

不过这些人估计是不懂。

其实里面有人真懂。华云基金背后的大佬,虎批公众号的实控人毒瘤耿斌就是奸商之一,还是其中比较大的一个。

最近他组织了不少针对虚拟物品的交易测试,没想到在《动物公司》上一天多点的时间就陪了小十万块,说多不多还是有点肉疼的。

对外,他宣称的是,自己在评估各种区块链技术落地的可能与空间,而游戏上链确实是区块链目前看来为数不多的有效应用场景之一。不过真实目的是什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不过这只是小事,近期围绕耿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介入《深夜画廊》,没有其它。但是过程比想象中难。

主要是他的目标太刁钻了,不但需要房诗菱实际上出让《深夜画廊》的控制权,而且还要房诗菱作为KOL亲自在这个原本属于她自己的矩阵中开直播。

这两条里一般人想达成一条都难,但对耿斌来说反而是两条一起上比较容易,因为一起上,才方便他开条件嘛。

形势是极为清晰的,资金缺口还差大几百万,还有几天的时间肯定还不上了,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因此现在房诗菱唯一保住《深夜画廊》控制权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有钱的金主爸爸入股,帮她做清盘。而且还不能是套利式入股,否则还是侵害中小投资者的权利,人家一样要起诉。

房诗菱现在才真正意识到当初跟大厦还有其它投资客们签署的SHA看似她占了大便宜,但是人家还是保留了基本的自保权利呢。看着不起眼,真较起真来一个脑袋两个大。所以最好连同他们一起清。

问题是没有优厚的条件别人为什么要帮这个忙呢?特别是对耿斌来说,如果只是一次高利贷式的财务投资,那么对他毫无意义,他眼睛里盯着的是《深夜画廊》上三千万泛女拳用户的钱包。

真正女拳到骨髓深处的那种反而不好整,因为真正的女拳心灵壁垒强大,把自己的脑子严严实实的封在一个弹丸之地里,固执、以我为主、根本不听别人的道理。耿斌的套路万变不离其宗,仍然是割韭菜的套路,目标用户必须听的进别人的话才能被带动。

反而是泛女拳,或者称之为键盘女拳,没有那么坚固的心灵堡垒,人云亦云非常容易被蛊惑,脑子不好使还觉得自己特精明,否则也不会成为键盘女拳。这种人有个KOL带一带立马入毂。

所以雷思云代表华云基金已经跟房诗菱谈过两次,但是双方的条件差距仍然有点大。

这一切倒是都在耿斌的算盘里,因为房诗菱寻找金主爸爸的目的是为了不失去公司的控制权,所以他的条件如果是控制《深夜画廊》,房诗菱相当于前门拒虎后门进狼,毫无意义。

而他前两次之所以流露出对控制权的索求,无非是欲擒故纵,今天是收网的好日子!

在一家咖啡厅里,耿斌甚至准备好了纸笔,准备现场给房诗菱写一个TS,而房诗菱愁眉不展的看着手里的A4纸,纸上是雷思云提出的核心条款。

只听雷思云说:“房总,你还两天就到日子了,可坚持的空间不大了吧?”

房诗菱镇定自若:“我可以请求郑德延期付款嘛。我们赚钱的速度郑德基金应该也能看到了,实打实的高现金流高收益,郑德为的是赚钱,我们支付一定利息,再宽限一段时间也不是不可能。”

雷思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旁边的耿斌适时的捧哏:“老雷你笑啥?”

“我笑啊,唉,我笑房总把我老东家当成开善堂的了。”

房诗菱顿时一皱眉,旁边那个西瓜头做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的是公众号“虎批”的实际经营者,根本听都没听说过,不知道来干嘛的?

只见雷思云端起咖啡慢慢抿了一口,说:“我老东家我太了解了,他们现在评估的,无非就是三种情况。第一,像您这么简单的收割方式都可以收得上来大笔的现金流,那么按照合约规定,把公司主导权拿过来,把财务并过来,然后由郑德来进行收割,能收回多少钱。

第二,您最近的回款速度已经下降了,而且下降的很快,那么,如果郑德把公司控制权抢走,还能不能复现您之前的回款速度?是因为您经营不力,还是《深夜画廊》精华已尽确实后继乏力了?

第三,郑德拿到多数股票和控制权之后,是否可以脱手转卖,卖到更高的价格,比如四五千万?其实这三点,都可以归结为有没有专门人才能够帮助郑德短期内处置掉《深夜画廊》变现价值的问题。”

耿斌继续捧哏:“那有没有啊?”

“唉,我走之前郑德对自媒体和IP的投资就已经进行过很多起了,咱不说巴人集团啊,就其他的公众号都有五六只,人才方面应该是可以整合到的。郑德的体量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真要深入产业界进行资源整合,难度比我低多了啊哈哈哈。”

这个沙雕一样的笑声让房诗菱的脸色异常难看,因为她发现自己简直进退维谷。而且正如雷思云所说,她之前挽起袖子吃钱的动作固然昂扬,但是也吸引到某些人的注意力。从杜爽那边传来的消息就显示,郑德里确实有人对于这个赚钱速度感兴趣了,甚至后悔了,觉得之前签的对赌实在太低了,没有惩罚力度!然后还把杜爽狠狠铬硬了一顿。

房诗菱就纳了闷了,这群人怎么一个两个都对自己企业经营情况和现金流这么清楚啊?为了堵住关键信息的泄露,她连财务都换了,没用!

关键是要是能够用钱打郑德的脸还好,可她还掉链子了,简直是所有倒霉的事件一件接着一件发生,出现任何新的情况就没有一件是对自己有利的!

相对来说反而是雷思云提出的新条款还凑活?

华云基金这次提出的条款和前两次是天壤之别,根本不是帮她清盘,条件非常简单。

第一条,华云基金以12.5元每股增资《深夜画廊》60万股,也就是750万,部分用于清盘郑德基金。剩余用于企业日常经营。

第二条,房诗菱手中现持有《深夜画廊》510万股份,投票权和一半的收益权交由华云基金掌控,时间为两年,期间内华云基金承担原本属于房诗菱的所有权利和义务。到期后房诗菱有权以12.5元每股的价格赎回本次增发的60万股。

如果只到这里,房诗菱要犹豫很久,因为出局的关头她也得为自己打算。一方面她现在面临着无法清盘郑德就要输给郑德240万股的囧境,剩下的270万股还能值多少钱?但另一方面也许能够卖掉?她相信自己嚷嚷一声股权转让,目前手里这510万股怎么也能卖个三千万以上,大不了买家再增资几百万块把郑德清出去就是了。

但是好在还有第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