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你又不是佛,你是那位

小说: 阴魂夺命:鬼夫上身夜索欢 作者: 左眼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9:45 字数:3766 阅读进度:811/1920

那天我和欧阳漓都没休息,更没休息的人大有人在,五官王也始终没有休息,而他始终站在我和欧阳漓不远的地方看着我们,我回头的时候五官王正对着我皱眉,愁容满面。

我看他看我,便问:“大哥看什么呢?”

“看你气数。”五官王随口便说,我便沉默起来。

一旁欧阳漓问他:“宁儿的气数还有多少?”

“我看不出来。”五官王走来看了我一眼,而后看欧阳漓:“你有没有想过,宁儿这一世结束还有下一世,不如……”

“不行,本王不同意。”欧阳漓断然拒绝了,我便看向五官王,问他:“不如什么,你与我说,我家里他说了不算,我说了算,大哥尽管说。”

“宁儿休要胡言乱语,此事本王不愿意,也不是解决的办法,莫要再提,不然五官王休怪本王翻脸无情。”

欧阳漓这厮真生气了,说完转身便走,我看他走了,便问五官王:“大哥说的是什么事,尽管和我说,他管不住我。”

五官王看我,虽然他还是阿忠的模样,此时却越发的威严十足,我总能看见他黑袍加身的影子。

但五官王到底不是阿忠,说起话总能气死人不要命。

“就是因为管不住,我才不敢说,我要说了,回头欧阳漓要找我算账,我打不过他,更麻烦。”说完五官王走了,我便追了两步,但他没等我,独自一人回去了,回头我看看,欧阳漓已经回去了,我便打算回去和他说话,哪里知道刚走到门卫室的门口,就听见车子的声音,等我朝着门口看去,杨林已经把车子停下了。

看到是杨林的车子我就以为是女汉子又来了,哪知道下车的只有杨林一个人,我便愣住了。

该来的到底是来了。

“你不回家睡觉,跑来这里干什么?找阿忠玩?”我问,杨林愣了一下:“我是来找你的,你和我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故作不知,想着能骗过去就骗过去。

杨林却死心眼的问我:“你明知故问。”

我没回答,沉默了一会,周围黑漆漆一片,我望眼看去天黑了,那些鬼没出来,真是剩我一人,成了孤家寡人了。

“你想知道什么?”我问杨林,杨林走了过来,脸色有些白。

“我只想知道,小倩到底怎么了,这孩子生下来,她有没有事。”杨林果然是个好丈夫,心细如麻,连这些他都看出来了,也难为他这个枕边人了。

“孩子会安全生下来。”我也只能告诉杨林这些,其他的什么我都不能保证,更不能说出来。

杨林的脸色瞬间白了白,我也不忍心看他,但这事不是我能说了算,做得了主的事情。

“孩子,这孩子……”杨林的情绪忽然就到了疯癫的程度,抓狂的有些吓人,转身便回了车子里面,我随后跟了过去,拦住了杨林的去路,杨林走不了一直按着车子的喇叭,结果把所有人都给吵醒了。

而此时南宫瑾已经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见到这一幕看了看我,又看了一眼杨林。

杨林气的双眼都红了,趴在方向盘上呜呜哭。

这么寂静的夜里,听着一个男人嚎啕大哭,还真是一件锥心的事情,特别是这男人哭的是我无能为力的事情,我便倍加辛酸无奈。

欧阳漓从门卫室里面走了出来,站在门口没有拉着我,此时一大群的鬼都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看着杨林呜呜大哭。

情到深处人孤独,或许是别有一番道理,所以才会落得有"qingren"到最后生死相隔的下场。

“啊!”杨林哭到伤心之处,忽然啊啊大喊起来,而他那一嗓子,差点将这个夜空彻底震碎,也震碎了我们这些人和鬼的心。

五官王站在不远处暗自叹了一口气,转身回了屋子里面。

杨林一夜都没回去,哭的嗓子都哑了,可见,杨林爱的有多深。

只可惜,这份情注定只有一个开始,不能结出果子,果子一旦结了,女汉子也就要走了。

我听人说,人这一生,历经三件苦难,而最后一个埋了你的人,注定是你归处,而那些遇到过,经历过,最后都无法修成正果,也不能天长地久的,无疑只是一个过客。

此生不能永结同心,白发齐眉,也只是因为前世的因只是路过,这一世才不能完全。

所谓遗憾,也只因没有结果。

“差不多走吧,你还要回去照顾小倩。”这话也只有我能说的出来,而我说出这话的时候,欧阳漓和南宫瑾都在看我,我则是看着他们没什么反应。

生死的事情,谁有我经历的多,说的再多也不如珍惜眼前,还不如回去陪着女汉子呢。

杨林抬头看着我,问我:“真的没有办法么?”

办法?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了一眼站在门口正看着的南宫瑾,估计他是有办法的。

南宫瑾转身便走了,杨林看到南宫瑾走了,下车追了过去,结果一进来便给南宫瑾跪下了,哪里知道,杨林这一跪,天上电闪雷鸣,好好的天就这么坏了,着实吓得人不轻。

一群鬼作鸟兽散,我也抬头望着天上的雷公电母,雷公电母见到我理都不理,说明这次真心不是冲着我来的。

杨林也被惊呆了,南宫瑾则是弯腰扶着他起来:“有些事早已注定,你跪下求我也没用,你们夫妻的缘分,也只有几个月而已,如果不结婚,成不了夫妻,兴许她一辈子都不用死,结了婚,生了孩子,她欠你的还了,也就要走了。”

南宫瑾说出这话我相信,轩辕烈说出这话我却不信,但这话却真的是他说出来的。

估计轩辕烈现在也是把杨林当成是他父亲了,所以才会这么说话,不然才不会说这些。

“我不明白你说了些什么?”杨林站在那里呆呆傻傻的,轩辕烈见状看了我和欧阳漓一眼,朝着亭子里面走了过去,将杨林扶着坐下,而我看杨林此时已经摇摇欲坠,我便走了过去,站在杨林身边去了,免得杨林一不小心掉进水里,淹死过去,那可就热闹了。

我停下轩辕烈才说:“数千年前,在佛前有一盏名叫琉璃的琉璃灯,是佛在礼佛时候要照明的灯,灯因为好看,被灯前一只妖蝶喜欢,整夜的朝着琉璃灯撞击,佛就问妖蝶,为何要这样。

妖蝶则说,他喜欢琉璃。

佛便笑了,便说:“你这小妖是自寻死路。”

妖蝶说:“我死了也愿意。”

佛听他说便不再阻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有一天,这只妖蝶化身成了一个绝美男子。

但这男子不知,他已经成为人,而不是一只妖蝶,还是奋身朝着琉璃灯撞去,结果这一撞,把琉璃灯撞碎在地上,碎了。

佛睁开眼看着他,他也心疼不已。

他便问佛怎么办,佛说粘回去好些,妖蝶化身的男子便将琉璃灯一片片捡起来,重新摆放,可惜碎了就是碎了,风一吹,琉璃灯还是破了。

妖蝶为此不惜没日没夜的粘琉璃灯,却终有一日因为这样心力交瘁而死。

但他临死之前见到正到处游历了一只地府小神,此人便是楚江王。

昔日的楚江王还是一位绝美少年,无意间去到妖蝶所在之处,看见妖蝶临死还要粘灯,便不解问妖蝶:“你这是为何,人都死了,要灯有什么用处?”

妖蝶便说:“她是我一生挚爱,我活着就是为了她,要是她能活下来,我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楚江王见此,问妖蝶:“那要是我帮你把她修好了,你可是愿意把她拱手相送。”

哪知道,妖蝶回答:“如果她真的能恢复原来样子,送给你又能如何,只要她是完好的,我就心满意足。”

楚江王本打算转身离去,但想到是自己说了这话,便留下来,专心将那琉璃灯重新粘合,修好后放在了那里。

妖蝶已经不行,奄奄一息之际,恳求楚江王,把琉璃灯物归原处,送回到佛前。

楚江王看妖蝶可怜,便将妖蝶一同带去了佛前,妖蝶在佛前坐化,而琉璃灯也终成正果。

但琉璃灯欠下两个恩情,一个是那个飞蛾扑火的妖蝶,一个是送她回去,将她修好的楚江王。

幻化成人后的琉璃灯,美若天仙,是难得一见的绝美女子,楚江王那时也是多情之人,见到琉璃灯如此美丽婀娜,便心生了爱慕,而此时琉璃灯急于修成正果,还了楚江王与妖蝶的恩情。

因妖蝶是先有恩与琉璃灯,又因为琉璃灯是妖蝶撞碎,此间的恩情变成了一报还一报,也就是有恩有报,还了恩情,也要令其痛苦。

至于楚江王,琉璃走后他便要追下去,佛说他还不够情缘,楚江王便问要怎么样能够情缘,佛便说,要经历十世才能得此姻缘。

而那楚江王当即答应下来,佛说这十世,他要当牛做马任劳任怨,每一世都要死于非命,楚江王系数答应。

佛又说,十世之后要堕入鬼道,重新入地狱轮回成就冥府十殿阎罗,从此永不超生,如修行还要入轮回之苦,此事还不算,还要在轮回之中忘记琉璃灯的事情,找到之后要看机缘。

楚江王也都答应,才有了今日事情。

而你就是那只妖蝶,楚江王也就是今日的楚江王。”

轩辕烈说完我便沉默下来,说不出的滋味,原来每对想要在一起的人都历尽劫难,并非只有我,就是女汉子也不例外,想想她这一世又一世,简直苦不堪言。

“你骗我?”杨林笑着说,轩辕烈则说:“我有什么理由骗你?”

杨林不说话了,一下沉默下来,那张脸也雪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而他忽然问轩辕烈:“为什么佛要告诉楚江王那些,为什么最后留在琉璃身边的不是我?”

哪知轩辕烈说:“因为是你把她撞碎。”

杨林一瞬,没了反应,人就跟个傻子一样了,我看杨林那样便问轩辕烈:“既然如此,你又不是佛,你是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