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失言了

小说: 诸天纪(庄毕凡) 作者: 庄毕凡 更新时间:2018-08-04 21:16:04 字数:2203 阅读进度:71/1798

此时,这位天生苍玄灵体的问剑宗天才,正站在掌教真人身后,想了半天之后,终于还是一脸茫然:“师父,我不懂……”

“……”掌教真人先是一怔,跟着也不由气结。

自己这个四弟,天生苍玄灵体,可以是一等一的修行天才,二十多岁就是命魂后期,距离结丹已是不远。

但是性过于老实……

师父什么就是什么,根本不会动脑去想,这到底是为什么。

于是,掌教真人不得不耐着性,给自己这个四弟讲解起来:“你那个林飞师弟,手握一道至神至圣的剑气,以之护持自身,可以是万邪不沾,别灭运剑诀,就是万秽大法,十方咒怨这等邪术,也别想沾他半点,可以,这一场比试,一开始他就已经赢了……”

“那他为什么……”

“为什么打得这么艰难对不对……”

“对对对……”

“我以前常跟你们,修行,修行,除了修,还要行,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之事,没有坚韧不拔的意志,没有一颗通明的道心,又怎么经受得住修行路上的诸多磨难?你数数咱们问剑宗的这些祖师,那几位只知道躲起来苦苦修炼,甚至一辈都没出过山门的,最后成道的又有几人?再看看赤发真人,元阳真人,苦竹真人,哪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当中杀出来的?”

“哦……”李玄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这一次真传大会之前,唐天都不灭剑诀九龙齐出,秋月华身边古剑将醒,大家都,这是问剑宗大兴之兆,但是要我的话,玉衡峰的这个林飞,才是最让我惊喜的……”

李玄重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师父。”

“呵呵,,你都明白了什么?”

“玉衡峰这位林师弟很厉害!”

“……”掌教真人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转念一想,可不就是这样?

自己在那了半天,又是磨剑又是道心,最终表达的意思,可不就是这样?

“呵呵……”想到这里,掌教真人不由笑了笑,这大约也是一种天赋,老实是老实,却总能抓住关键。

随着林飞两道剑气齐出,瞬间绞碎吞天斧虚影,这一场比试也就宣告结束……

“承让了,王师兄。”

“若是早知道林师弟有这么一道剑气,我连这断龙台都不会上了……”王林好歹也是内门弟当中的佼佼者,又怎么会看不出,这一场比试其实一开始自己就已经输了,人家身怀这样一道剑气,天生就是灭运剑诀的克星,自己能够拖到现在,纯粹是人家没有认真而已。

不过王林性倒是豁达……

没办法不豁达……

一个天生福德之体的修士,却因为修炼了灭运剑诀,导致自己二十多年一直厄运连连,这要是性不豁达一点,只怕早就跳崖自杀了……

虽然每个月少了一千灵石,但也只是稍稍心疼了一下,就把这场真传大会抛到了脑后,跟林飞并肩走下断龙台的时候,还不忘低声提醒:“哦,对了,林师弟,之前的可别忘了,宋师兄那里千万记得解释解释……”

“……”

林飞走下断龙台,回到玉衡峰这边,一边跟几位师弟闲聊,一边观看接下来几场比试。

秋月华仍是跟之前一样,古剑从头到尾没有出鞘过,凭着天生的月华真体,以近乎碾压的优势,将自己的对手扫落下去,那位开阳峰的师兄也是有趣,被秋月华扫下断龙台之后,脸上看不出半点失落,一回去就绘声绘色的给几个师弟吹嘘着玉衡仙的绝世仙姿……

“石河居然输了?”

倒是石河比较可惜……

这一次,石河没能兑现跟林飞再战一场的诺言,而是直接碰上了唐天都,两人上演了真传大会开始之后,最为精彩最为惨烈的一场战斗……

最终,石河三十六道飞剑折断,混元剑域千疮百孔,却硬是靠着天罡法印,与唐天都打了整整六个时辰,浑身是血,满身带伤,带着满眼的不甘,被唐天都打下了断龙台。

可惜了……

林飞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

如今的石河,已经算是悟出了一丝混元剑阵的神髓,可惜时间实在是太短,若是再给石河几个月时间,这一场谁胜谁负恐怕就不好了……

带着一脸落寞走下断龙台之后,石河没有回到天璇峰那边,而是向着林飞走了过来。

“失言了。”众目睽睽之下,石河竟是在向林飞道歉。

“没事,回头有的是机会。”

“好。”

石河点了点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飞正要坐下,唐天都却又走了过来,玉衡峰与天权峰一向关系不好,唐天都一走过来,几个玉衡峰的弟,都随之站了起来:“你干什么?”

“之前我过,真传大会之上,我不会等你。”唐天都的一双眼睛,至始至终都只看着林飞,就好像其他玉衡峰弟,压根就不存在一样:“没想到,还真让你走到了这一步,那么等一下断龙台上,希望你运气还能这么好……”

唐天都完,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于是回过头来:“对了,有空的话,教教你那个叫宗阳的师弟,以后跟人动手之前别那么多话……”

“恩?”

唐天都转身走后,林飞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宗阳,你过来让我看看。”

“林师兄,怎么了……”宗阳连忙跑过来,正要开口话,但是脸色却突然一变,跟着就是“噗”的一声,一大口献血吐了出来,一张脸瞬间变得煞白,整个人更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几个问剑宗弟连忙扶住宗阳,却只觉得像是扶在了冰块上面,宗阳身上没有半点热气,整个人冷得像是刚从冰窖里面出来,一时之间,几个问剑宗弟都有点慌了:“林师兄,宗阳身上冷得不行……”

“我看看。”林飞连忙蹲下伸来,伸手摸了摸宗阳的额头,顿时只觉得一股寒意袭来。

*v本文*/来自vv/**.Pi.,新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