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6.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石头里蹦出来

小说: 诸天纪(庄毕凡) 作者: 庄毕凡 更新时间:2018-08-05 17:38:39 字数:2194 阅读进度:1113/1798

不得不说,老人目光不错,一眼就看出了大槐树与十八层地狱的潜力,不过林飞对此却是有些头疼。

虽说这座诸界沟通无阻的十八层地狱成熟之后,成就会不可限量,但这整个过程,却是需要大量时间与资源的积淀。

而这个过程,可能会贯穿林飞修行始终。

按说孕育的是十八个大世界这种东西,过程漫长一点也无可厚非,但是林飞要做的事太多,却没有足够的时间等待十八层地狱慢慢生长。

所以,林飞才会对手中这颗珍珠如此重视……

这珍珠毕竟是卢奇的道境所化,而十八层地狱又是卢奇的仙孽所化,两样东西本就同源而出,只要以珍珠喂养十八层地狱,便能极大的缩减十八层地狱的成熟过程。

这珍珠对林飞来说完全是无价之宝,不管它再怎么值钱,林飞都不可能卖掉。

林飞感受着手中珍珠的圆润触感,轻呼出口气,那珍珠仿佛若有所动,上面顿时飘起一缕若有若无的缥缈烟气,一出现就向着十八层地狱而去……

果然,十八层地狱与烟气接触的那一瞬间,就立刻有了变化……

轰隆隆……

十八层地狱当中,如同闷雷般的声音持续不断的响起,十八层地狱的边缘,开始不断向向外蔓延,边缘之处迷蒙之气翻涌不息。

一时之间,这场面如同是开天辟地一般。

在这个过程中,林飞还着重观察了一下,跟着就有些失望的发现,这次十八层地狱的生长过程中,并没有新的画面片段出现。

这却是有些可惜,那是当初的仙孽曾经历的画面,看来随着十八层地狱渐渐成熟,属于仙孽那一部分开始湮灭同化。

而那些画面,应该就是这个同化过程的产物了。

虽然没了画面出现,不过也说明随着卢奇最后的意志逝去,仙孽与卢奇的最后一缕微弱联系也真正湮灭,十八层地狱从此也完全属于林飞。

至于那些画面背后的东西,以后倒是可以从赵明海那里了解……

随着烟气越飘越多,十八层地狱也是有序扩张着,而林飞手中的珍珠开始渐渐变小,不过整个过程都非常缓慢……

林飞倒也不急,就这么站在原地盯着这个过程。

半个月后……

林飞手中的珍珠已经是枣核大小,虽然还在散发着烟气,不过也持续不了多久。

不过此时林飞倒是没有在乎这个,他忽然心中一动,将珍珠留在原地继续散发烟气,自己那静立已久的身躯却是微微一动,下一刻,整个人便消失在冥土当中。

“我靠,这是什么东西。”林飞再次出现在瀑布下时,脸色却有些惊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颗巨大无比的石头。

下一刻,林飞就分辨出,这石头正是赵明海所化的神石。

只是这差别也太大了点……

原本赵明海所化的神石也就三丈方圆,磨盘大小,如今林飞面前这东西与其说是磨盘,不如说是巨岩更贴切些。

这巨岩两人多高,看起来至少百吨之重,不过此时巨岩表面却浮现出道道裂纹,迅速扩张,一会工夫裂纹就遍布整块巨岩。

轰……

只听一个巨响声传来,巨岩轰然炸开,碎石飞溅,不过在击到林飞身前时,却都像是碰上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撞的倒飞而去。

而林飞却没工夫理会这些,此时,在那爆炸后的漫天烟尘中,缓缓走出一个人影……

随着人影彻底烟尘,一张熟悉的脸便出现了林飞面前。

“怎么,看傻了?”赵明海长身而立,身穿跟神石一个颜色的灰色道袍,此时笑容满面的看向林飞,露出一口白牙。

“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林飞面色古怪道。

“呵呵,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一次重生而已。”赵明海无所谓的笑道。

“那倒不是……”林飞摇了摇头,而是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个传说……

不过林飞打量了赵明海一眼之后,就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在脑后……

赵明海看起来跟以前没什么不同,但林飞却知道,他在神石中这半个月,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虽然赵明海之前就很强大,甚至足以与卢奇硬拼,但实际上有些虚浮,完全是凭着神石力量而成,根基不稳,可以说,他身上存在着极大的隐患。

甚至给林飞足够的时间与条件,他能够布局设计,让赵明海跌落到修为全失的地步。

但是如今,那些隐患都完全消除,赵明海与常人无异,甚至更加完美,整个人气息晦涩,让人无法探知其境界多深,达到一种圆融无漏的地步。

林飞看了几眼,发现自己已经看不透他……

能做到这种地步,那是绝对的境界差距压制而成。

法相还无法在林飞面前做到这种地步,至于法相之上,那便是真身了……

“苦熬了几万年,终于功德圆满,恭喜了。”林飞倒也没有见到高阶修士的那种激动,而是平淡的对着赵明海点了点头。

“呵呵,你这小子,真奇怪……”赵明海反而是微微一愣,明显没想到林飞居然这么淡定,不过转念一想,也许是林飞还不明白二人之间的差距大到何种地步,那可是值得一个小魔头那样的弟子,付出一生为之奋斗的距离。

不过正如林飞所说,他为了做到这一步,苦熬了几万年,心性早就磨平,如今面对林飞,也没有什么盛气凌人的无聊心思,只是笑了笑道:“也要多亏了你,否则,我可能还有再多熬千年,算我记你一个人情。”

“那就多谢了。”林飞没有谦虚的意思,就这么应承下来,跟着,便是忽然笑道:“不知道我想现在用这个人情,可不可以?”

“嗯?”赵明海愣了一下,没想到林飞居然这么干脆,片刻之后,便是有些好奇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这个人情价值几何?算了,看来你真的很急,说说听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