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4.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不安

小说: 诸天纪(庄毕凡) 作者: 庄毕凡 更新时间:2019-06-06 09:55:13 字数:2302 阅读进度:1501/1798

实际上这情况并不妙,这猛虎终究是方端拼了命,才凝结而出,先天不足。

根本就无法跟立足于老巢之中的火妖帝相战。

此时随着厮杀,猛虎的声声嘶吼,在慢慢减弱。

甚至它那身形,也随之在慢慢变得稀薄起来,甚至一只翅膀,已经是被火妖帝给猛地撕裂下来……

那身形,也是在慢慢变小。

一开始还是百丈,后来变成到几十丈,还在不断变小……

最后,终于是再也无可抵抗。

随着火妖帝伸手一抓,密布红色鳞片的巨爪,就将给猛虎给直接抓在手心,似是要将其给捏爆……

到了这个时候,猛地已是全无抵挡之力。

虽仍是在不断嘶吼,气势惨烈而又强悍,但却像是陷入泥潭一般,空有斗志与力量,却是半点也发挥不出来。

只能是在那一只巨爪的力量下,将自己给慢慢磨灭……

而就在这危难之间,齐悦的八灵弄水幡,也终于是催动到了极致……

随着齐悦猛然暴喝一声,大口殷红鲜血喷了出来,没入到了眼前飘摇不定的八灵弄水幡中。

顿时,就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那黑漆漆的八灵弄水幡,竟是瞬间染成了赤红,一道道殷红的符篆,从中纷飞而出。

层层叠叠交融在了一起,汇聚成一层赤色血水一般,猛地升腾而起。

朝着那火妖帝包裹而去。

一时间,那火妖帝就在即将要捏碎猛虎之时,却是被这遮天蔽日的血色八灵弄水幡,给包裹了起来。

它就像是陷入到了深海,又像是陷入到了泥潭。

身上被覆压下了无所不在的万钧巨力,在不断的拉扯着自己。

不管再怎么挣扎,那即将捏碎的一击,竟是都无法落下。

齐悦以自身精血,将这八灵弄水幡的力量,给直接催动到了极致,瞬间释放出的威能,比往常更胜十倍……

“吼!”

然而,那火妖帝,却又只是嘶吼一声。

细密鳞片覆盖的身躯,在那心脏的位置,猛地亮起了炽热的光芒,响起了犹如擂鼓的一阵阵巨响之声。

一下一下,像是心跳!

当这响声响起之后,这火妖帝体内,似是释放出了无穷巨力。

刹时之间,周围的血色八灵弄水幡,顿时摇摇欲坠,仿佛一股不安定的力量,疯狂的撕扯整个巨幡。

渐渐的,血色巨幡的力量,越来越弱,开始摇摇欲坠,似是要被从内部,给撕扯开来。

“不好!”

齐悦见到这一幕,顿时面色惨变。

整个人冷汗直冒,面如死灰。

自己跟方师兄,都已经拼到了极致。

却没想到,到了最后关头,这火妖帝居然还能爆发,眼看就要化解自己二人的努力。

只怕接下来,就是一片屠杀了……

“方师兄,我辜负你了……”

正口中发苦之时,齐悦顿时忽然一愣。

因为他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视线中……

林飞……

没错,正是林飞……

突然闯进视线中之后,他像是一道剑光一般。

周身真元猛地沸腾起来,一股锋锐之意,冲天而起,整个人好像是利剑出鞘一般,出现的太快,那速度让人看不清楚身形,整个人这次显得像是一道剑光。

林飞出现的时机更是巧妙无比。

此时那火妖帝还处于被困的状态之中,暂时还无暇应对。

当林飞到了之时,就只见化为一道流光划过天际,跟那火妖帝,正面相撞!

二者相遇的刹那,就只听“轰”的一声传来,强大的余波,化为一道道透明的涟漪,如浪潮般横扫四方。

这涟漪似是带着一种极寒之力,所过之处,岩浆迅速冷却下来,化为乌黑的石头,被迅速冰封,就连石壁上,都是染上了淡淡的白色冰霜。

整个空间的温度,顿时剧降。

而在那白色寒气之,更是可以看到,火妖帝被完全冰封,此时还维持着冰封之前的姿势。

一手想要捏爆手中的猛虎,一手还伸出去,在与那八灵弄水幡对抗。

“胜,胜了?”

齐悦这才忽然缓过劲来,整个人都像是软了一样,差点要跌落在地。

然而下一刻,却是忽然再次精神紧绷了起来。

因为此时,在那冰封的状态之中,火妖帝体内,居然是再次传来了轰然跳动声。

随着巨爪微微一动,竟是从冰封之中,轰然崩碎。

它双眼之中,更是燃烧起了一层炽热的火焰。

这火焰还在迅速蔓延,瞬间流遍全身上下,在整个冰封的身躯之上,熊熊烈焰。

身上的冰封寒霜,在这火焰燃烧之中,不过是一息,就是从冰封之中,完全脱离出来,

而这一次,它却又是盯上了林飞,顺着剑光,一挥利爪,地面上被冰封的岩浆,也顿时解封,重新流动起来,冒着炽热的红光,向着林飞轰然砸去……

这是,林飞却是丝毫没有对抗的想法一般,从容向后退去。

而这一次,火妖帝却没有紧追不舍。

因为,就在它出手的一瞬间,竟是又有一个剑鸣夹杂着龙吟之声,从身后凭空响起。

火妖帝转头看去,正好看见,九条龙影纠缠着的唐天都,带着一股堂皇剑意,轰然袭来。

火妖帝顿时发出一声嘶声怒吼,七窍之中,喷涌出滚滚火焰,胸膛之中,更是传来了一阵擂鼓般的急促跳动之声。

被接连不断的打扰,使得它彻底怒极。

从苏醒过来之后,还未曾有什么存在,接连不断的挑战自己。

这种感觉,使得它那沉睡太久,还有些蒙昧的神志,想起了一个让人讨厌而又恐惧的气息。

一样是难以处理,一样是棘手无比……

那股力量,曾经让自己沉睡千年……

想起了这些记忆,却是顿时让它在极怒的情绪之中,忽然有了一丝冷却。

第一次,它出现了不安的感觉……

就像是上次沉睡之前一样,也是这种相似的不安感觉,那一次,自己面对那个渺小的人类,忽略了这种诡异的不安,而是选择了调动整个地火元脉的力量,与之对抗。